孟君369 / 待分類1 / “紫薇圣人”鮮為人知的幾個道理

分享

   

“紫薇圣人”鮮為人知的幾個道理

2020-08-01  孟君369
前言:圣人之所以能稱之為“圣”,因其成命與天,異于常人,有非凡之才。故,豈非凡人所想、所識、所以為然!既然人知天意難測天機不泄,又豈能以常人之見,臆測圣人之為。但凡不失大道之理,小德之失對錯焉判?


一、何為圣人?

世人紛紛談論圣人,卻少有人知曉何為“圣人”。

世間人格化的形象分為三類:凡人(世俗人)、圣人(耶穌、釋迦摩尼、老子生前)和神圣(仙、佛、上帝)

凡人是普通人,圣人異于凡人而又非神,神圣是人格化的神。

既然圣人是人,又豈沒有人之常情?

既然圣人非神,又何必幻想神一樣的大能,塑造神圣一樣的高尚?

在我看來,只要圣人尚未破格榮升為神,他應該具有常人一樣的性情(性和情),不然何以言人(怎么能說他是人呢)?如果他具備了神一樣的能力或展現出神圣那樣的品質,縱然他已成神(佛陀、神仙、上帝已是非人)

所以,世人談論圣人務必分清“圣人”與“神圣”的界限與區別。

二、圣人本性

縱觀人性之趨,凡人奢望圣人之名(圣人名號)心求神圣之能(神的能力);圣人仰慕神圣之功(神的境界)觀摩神圣之德(模仿神的作為);神仙羨慕凡人之情(神仙羨慕凡人的生活)

故而,真神羨慕凡間之美,凡俗向往神仙之境。圣人一定不會奢望天堂之美(圣人來自富足的天堂)而放棄人間之苦(人間生活雖不富足也不失快樂之感)

三、圣人之為

圣人既然成命與天,固然有教化世人的作為;圣人既然是人,就沒有神一樣的力量。若世人臣服圣人言教,則天下太平;若世人蔑視圣人之言,必觸犯與天,天降災難以警世人。

故,天災因人而起,又豈圣人之嫌(自然災害緣于世間人性的邪惡,上天給予的懲罰,怎能安在圣人身上,冤枉圣人)。大旱亦是天之所為,又豈竇娥之力(竇娥死前發毒誓人間大旱三年,結果應驗,老百姓豈能把旱災認作是竇娥的行為呢)

欲乃心發(欲望從人的本性發出),大欲妄為禍害人間(欲望很大的人往往會胡作非為禍害社會),小欲怡情對錯怎判(小的欲望是情感的疏泄又怎么判斷對錯呢)

世間有多少人渴慕圣人名號,欲得之,名利雙收(用圣人名號騙取錢財和地位),此乃大欲。而圣人身負艱難,無求名利,縱然有情趣雅好(俗人的情趣和愛好),也不過小欲之性。況人世復雜(人世險惡),若是險中求生之策(上天的安排),也足顯天之智謀(上天在這種環境中保全圣人性命又能讓圣人完成使命)

世間有多少人奢望神力大能(無窮的神力),欲擁之,統治天下(擁有天下的一切),此大欲也。而圣人九死一生(圣人在世間受盡苦難,無數次絕境逢生),不執著神力揚其才智躬身力行(不追求上天賦予神力,而是通過自身智慧和才能克服萬難,謀求生計)。如此志向,即便情欲滿身,欲望何見(能舍棄大的欲望,即便身上沾滿小的欲望,哪還覺得這是欲望呢)

四、何以通天?

道法之奇,無處可見,卻又無處不在!

圣人雖是人,但天與之感應。

只要圣人明理理事,言公道之語,行公德之事,圣人有難,天必救之。

以言教教天下,以文辭明事理。此乃圣人使命。

若世人欲加害(如果世人想加害圣人),則以詭邪智謀與之斗(圣人可運用詭詐的智謀引導世人的意識);若世人仍不悔改(不改變邪惡之心,治圣人于死地),則去圣返俗靜待天應(不在做圣人言教,完全做一個凡夫俗人,耐心的等待上天給人間的懲罰)

當人徹悟,細看前后,何時沒有天,何必四處尋?處處皆奇跡,妄心看不見。欲望遍身心,怎做都是錯!

比如,世人妒忌圣人的名氣,又知他無神力之能,故欲言語譏諷(用言語嘲諷圣人無能)。只要圣人“去圣返俗”(一心做凡人)即可以“特異”之身彰顯全球(圣人具有異于常人的生理現象,固然會引起全球甚至科學家的關注),這樣依然可以成就自身(獲得世人羨慕嫉妒的名和利)。如果世人妒忌圣人的“特異”,不想讓圣人獲得世間的榮耀,就無法否定圣人的身份,隨著時間推移,圣人名氣越來越響,這樣也不乏成就圣人(成就圣人的名氣和社會影響力)。如果可以成神,這不免幫助了懵懂中的圣人(圣人未必知道自己能成神,如果這樣可以成神,未嘗不是他真實的心愿)

結語:人若不善,如何能對?人算不如天算,一切都在上天的掌控中。勸人為善,方得幸福。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