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2417JhhG / 待分類 / 讀書最大的誤區是什么?

分享

   

讀書最大的誤區是什么?

2020-09-22  新用戶241...

    你是否經常有這種感覺:

    每天花上一小時,讀幾十頁書,告訴自己「我在學習」。但卻一次次發現,讀到后面,就忘了前面的內容,常常要反復重讀。

    一本書,好不容易花上幾個星期,吭哧吭哧讀完。過上一兩個月,回想起來,卻發現內容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更有甚者,和別人聊天,聊起某本書,猛然記起「啊,這本書我讀過」,但卻發現,除了書名,其他內容完全想不起來……

    這些情況,其實非常常見。

    前些天,和訓練營的同學們聊天。不少人都告訴我,自己多多少少有過這些困擾,也常常困惑: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理解能力、記憶力不行嗎?

    其實不是的。

    大多數時候,我們的讀書方法,其實是有問題的。

    這是許多人極其容易踏入的誤區。

    經常有讀者在后臺問我:

    L先生,您讀書一定很多吧?想知道,您一般每天用多長時間讀書呢?

    要么就是這樣的:

    您一般多久能讀完一本書呢?或者說,您平均一個月、一年,能讀多少本書呢?

    每每遇到這種問題,我都很為難。

    看得出來,對方特別上進、勤奮,也非常誠懇,但這問題我是沒法回答的。

    為什么呢?

    因為這種讀書方式,從根本上說,跟我的模式就是相悖的。

    舉個例子:

    我的電腦里有兩百多本電子書,這些書里面,我讀完了多少本呢?

    如果把「讀完」定義為「從頭到尾讀完每個章節、每一頁」的話,那答案是,不到二十本。

    絕大多數的書,我壓根不會一頁一頁逐字去讀,因為這對我沒有意義。

    我每次讀書,必然都會抱著一個預設條件:我想了解什么信息?解決一個什么問題?

    在這個基礎上,再挑選相關的內容,有針對性地去讀。

    這種情況下,我可能只讀一頁、兩頁,甚至如果特別專業的書,也許一句話就能解答我的疑問 —— 那就成了。

    當然,如果剛好沒什么事,時間也寬裕,那我就會一直延續下去 —— 從一個問題引發出其他問題,產生更多的想法,再針對這些新的問題、想法,找到對應的內容,看作者如何去論證、詮釋、總結。

    簡而言之,從一個點,引出一條線、一張網。

    在這個過程中,我會跳讀、泛讀、選擇性地讀。可能我會精讀這個章節,一個字一個字去推敲;但下個章節,就直接跳過去。

    甚至,一本書,我可能只讀一兩個章節,就放在一邊再也不用;

    有些書,可能拿到手會翻一下,放著,有需要的時候再翻出來,讀上幾頁。

    也有一些書,可能會反反復復讀某個章節、某段內容,都有可能。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用「多少本」「多少頁」去衡量,都是沒有意義的 —— 一本學術專著,我可能斷斷續續讀上一年,并且只讀其中30%的內容,這要怎么計算?

    這樣讀書的人,不會用「本數」和「頁數」去衡量讀書成果,因為這些并不重要。

    他們用來衡量讀書成果的是什么呢?

    「知識點」。

    這里要宕開一下,說點別的。

    在知識管理領域,有一個非常經典的模型,叫做 DIKW 模型。

    什么意思呢?

    它代表了知識管理的四個層級,也是學習的四個層次,分別是:Data(數據),Information(信息),Knowledge(知識),以及 Wisdom(智慧)。

    舉個例子說明一下:

    比如說「認知資源」。你看到這個詞,但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它能用來干什么,這時,它對你來說,就是一個「Data」。

    要注意:Data 并不是知識。因為,你并沒有「知道」任何東西,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也沒有任何提升。你僅僅是能夠「認出」它而已。

    它對你來說,除了擴充你的詞匯量,沒有任何意義。

    這時,如果進一步告訴你:認知資源是我們進行思考的基礎,它包括顯性認知和隱性認知,會影響你的理解、記憶、運算過程。

    那么,它就從一個 Data,變成了 Information。

    在這個過程中,你對它的理解發生了改變。你看到「認知資源」,不再是這四個漢字,它們在你腦海中,會變成某種類似電腦內存的東西。你會把它跟「工作」聯系到一起,知道它們之間會通過某種方式產生交互。

    于是,我們說,它成了一個「信息」—— 因為你對整個世界的理解,又增進了這么一點點。

    如果你不但知道「認知資源能影響工作過程」,你還知道,這個概念是怎么來的,跟哪些概念有關聯,有哪些重要的研究、理論,甚至,有哪些重要的論文,分別從什么角度去解釋、論證 ——

    那么這時,你會發現,它不再是一個孤立的點了,而變成了一張網。

    在你眼中,「認知資源」這個概念,就跟各種各樣其他的概念一起,串了起來。

    你會發現,你的視角拔高了。

    想象這個場景:你在一架飛機上,準備起飛,望向窗外 —— 你會看到,地面上的人、車、房子迅速變小,向你遠離。漸漸的,一整個機場,一座座高樓,一整個城市……

    你的視野會變得極其寬廣,更多的信息進入你的腦海中。你會清楚地看到整個「大的圖景」。

    這就是 Knowledge,知識。

    Data 呈現給你一個概念,Information 告訴你「它是什么」,Knowledge 則告訴你「它的前因后果」。

    至于 Wisdom 呢?非常簡單。當你在生活中,遇到一些現象時,能想到「它跟認知資源有關」,能準確地抽象出基本的模型,用認知資源來理解、解釋這些現象.

    這時,你就已經把它,變成了你的 Wisdom。

    簡而言之,Wisdom 告訴你「如何遷移應用」。

    這就是一整個知識的增進和內化過程。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絕大多數人的知識,嚴格來說,其實都處于「Data」和「Information」的階段。

    很多東西,我們以為自己「知道」「懂得」,其實未必真的懂,我們只是「認識」它們而已。

    舉個極其常見的例子:被人無數次誤用的「存在即合理」。

    這應該是最廣為人知的哲學家名言,也是被誤用最廣的名言。

    如果你僅僅從字面上去理解,那你就還停留在 Data 的階段,甚至都到不了 Information。

    你必須知道,在這里,「合理」是指合乎理性,而黑格爾認為,理性是事物的本質。所以,一樣事物合乎理性,它就必然是「現實」的。而只有「現實」的事物,才是合乎理性的。

    是不是覺得上面這句話顛三倒四,不知所云?這就對了。因為「理性」「現實」「本質」這些概念,在黑格爾的語境里面,跟我們日常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你必須通過大量的閱讀和思考,了解這些基礎知識,知道當黑格爾說「理性」時,他實質上指的是什么 —— 這時,你才算真正「懂」了這個概念。

    它才會成為你 Knowledge 的一部分。

    但別急,懂了這個概念,和能夠運用它,把它用到日常生活 —— 比如寫作、思考之中,還有一段漫長的路程要走。

    為什么說這些呢?

    一本書,總是由許許多多這種概念,通過邏輯關系構建起來的。通過這些東西,作者試圖向我們論證一個論點,一種方法論、價值觀。

    但是,作者不可能把涉及到的所有概念,全部巨細靡遺、一五一十地給你講清楚,否則書的厚度可能要增加10倍。

    這就導致一個問題:

    我們在讀書的時候,自以為自己「理解」了,但是,真的理解嗎?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將我們自己對于概念的字面理解,代入到了作者的框架里面。

    我們讀到的,是一大堆 Data 和 Information —— 它們壓根就沒有轉化為 Knowledge。

    在這個基礎上,你如何能保證自己有所收獲?很難。你讀到的東西,從根基上看,就是不穩固的。

    隨便翻開一本書,比如《全球通史》,里面有這么一段話:

    ……現在大家已經一致認定,最早的文明中心是蘇美爾,即《舊約全書》中所稱的“希納國”(Land of Shinar)。蘇美爾南臨波斯灣,由若干塊荒蕪多風的小平原組成,此地及其北面的平原以前統稱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其地域范圍大致相當于現在的伊拉克。約公元前3500年時,已有一些運用改進過的生產技術來耕種這片干旱荒原的農業公社,成功地完成了從新石器時代的部落文化到古代文明的過渡。

    如果你不認識蘇美爾,不知道舊約中如何描寫,不知道波斯灣在哪里,不具備美索不達米亞的知識,也不知道公元前3500年是什么時期 —— 即使你非常認真、一字一字讀完這段話,你能增加任何知識嗎?不能。

    再比如,我前陣子在讀《民主的不滿》。第一章的內容,是關于自由主義的變遷和思潮流變,提到了密爾、效用主義、康德、羅爾斯、最低綱領……等等。如果你對這些概念完全不理解,我想恐怕也很難讀下去。

    再舉一個例子:同樣都是「貼標簽」,「日常生活中,不要給人貼標簽」,和「在辦公室里,如果你很內向的話,不妨找到一項技能、一個垂直領域,把它作為你的定位,讓別人給你貼上標簽」—— 這里的兩個「貼標簽」,是同一個意思嗎?它們矛盾嗎?

    明顯是不同的。

    好的作者,可能會考慮到這些情況,把每個概念給你解釋清楚,但你沒辦法指望所有作者都這樣。

    所以,同樣一本書,不同的人去讀,收獲可能完全不同;甚至,同一個人、不用時期去讀,收獲也完全不同。

    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我們對作者所傳達的概念,理解程度不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片面追求數量、頁數,是毫無意義的。你只是在浪費時間。

    那么,有效的讀書方式是什么呢?

    關注「知識點」。

    什么是知識點?簡而言之,就是你在閱讀一本書的時候,所看到的、感興趣、有價值的 Data 或者 Information。

    它可能是一個論點,可能是一個工具,可能是一套模型,也可能是一個斷言、一個事實、一個命題。

    當我們碰到這些知識點的時候,停下來,把它們弄清楚,徹底弄懂它們的前因后果 —— 這才是有效的讀書方式。

    也就是說,將它們從 D I 的階段 ,提高、升華到 K。

    唯有這樣,你才能「跟作者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用跟作者同等的視角,去審視作者所寫的內容 —— 而不是單向、被動地接受。

    否則,讀再多的書,也沒有用,你只是不斷地在被灌輸,作者自己的觀點、邏輯和思維而已。

    這就是讀書最本質的地方,也是大家的誤區所在。

    讀一本書,不要去記住「作者講了什么」「作者怎么講」,而是要將書的內容拆散、提取,找到對自己有價值的部分,化為己用。

    很多朋友喜歡用思維導圖去勾勒書的框架,我一向不這樣做,因為毫無意義 —— 一本書的框架,是作者自己的想法,未必一定對,更未必一定好,你辛辛苦苦幫他勾勒出來干嘛?

    這其實還是一種「應試思維」。

    我們考試的時候,總會去給教材畫大綱,找重點,以便簡化和記憶。我們被無數次地告知:教材內容是標準的,一切以教材為準。

    問題是,實際生活中,并不是這樣的。沒有任何一本教材,能說它的框架是最完美的。哪怕津巴多、薩繆爾森這些大師們的教材也不行。

    更好的思維是什么呢?還是那八個字:以我為主,為我所用。

    (這幾個字我自己都寫得有點煩了……)

    「為我所用」,將什么東西化為我所用呢?知識點。

    簡而言之,不要「讀書」,而是要去「拆書」。

    一本書在我眼中,是這樣的:它可能包含了50個知識點,其中1個是作者最主要的論點;4個是為了支撐它的分論點;15個散落在各章節,是各章節的主要核心;其余30個,作者可能覺得不重要,簡單帶過。

    那么,我要問自己的就是:我能從中學習到哪幾個知識點?

    作者如何謀篇布局,先寫什么,后寫什么 —— 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呢?沒有。

    這才是在讀書時,時時刻刻要注意的東西。

    最后講一下,如何將 DI 轉化為 K 呢?

    基本的原則是:主題閱讀。

    比如,當我讀到一個概念 —— 比如某某學派,我發現自己對它感興趣,那么,我就會停下來,先看看作者前后有沒有對它的描述,沒有的話,再根據這個概念,去搜索相關的書籍、論文,鋪開來,一本本一篇篇讀過去。

    讀得越多,我對這個知識點的理解,也就越透徹。

    這樣,它在我的腦海里面,跟其他「節點」之間的聯系,也就越多、越緊密。

    那么,一個新的 Knowledge 節點,就這么形成了。

    再進一步說,我讀書的時候,其實不是逐字閱讀,而是掃視 —— 直接以「知識點」為目標,從文字間「搜尋」。

    不感興趣的部分,就跳過;感興趣的地方,停下來,提煉知識點。

    在提煉的過程中,在將 DI 轉化為 K 的過程中,如果碰到障礙,再一步步查清楚。可能是從這本書里面,也可能是從別的書里面,這無關緊要。

    這就是建立知識體系的過程。

    唯有這樣,你讀到的東西,才能真正成為你的養分,不斷地壯大你的精神世界。

    也許你還想讀讀這幾篇文章:

    與其做到最好,不如做到不同

    總抱怨沒時間,你缺的究竟是什么?

    摧毀一個人可以有多簡單?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