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藥安全 / 待分類 / NCCN丨直腸癌臨床實踐指南2020.6版①(中文)

分享

   

NCCN丨直腸癌臨床實踐指南2020.6版①(中文)

2020-12-01  e藥安全

全文目錄

a. 對所有結腸癌患者都應該詢問家族史。對于疑似Lynch綜合癥、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FAP)和輕表型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AFAP)的患者,請參見《NCCN遺傳/家族性高風險評估指南:結直腸》。

b. 關于黑素瘤組織學情況,參見《NCCN黑素瘤指南》。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d. 確定存在浸潤癌(pT1)。pTis沒有發生轉移的生物學潛能。

e. 尚不清楚分子標志物在治療決策(預測性標志物)和預后中是否有效。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Consensus Statement 1999. Prognostic factors in colorectal cancer. Arch  Pathol Lab Med 2000;124:979-994.

f. 參見“病理評估原則”(REC-B)—MSI或MMR檢測。

g. 參見“病理評估原則”(REC-B)—內鏡下切除惡性息肉。

h. 可以考慮觀察,并清楚與有蒂惡性息肉相比,這存在明顯更高的不良結局發生率(病變殘留、疾病復發、死亡、血行轉移,但無淋巴結轉移)。參見“病理評估原則”(REC-B)—內鏡下切除惡性息肉。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a. 對所有結腸癌患者都應該詢問家族史。對于疑似Lynch綜合癥、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FAP)和輕表型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AFAP)的患者,請參見《NCCN遺傳/家族性高風險評估指南:結直腸》。

b. 關于黑素瘤組織學情況,參見《NCCN黑素瘤指南》。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f. 參見“病理評估原則”(REC-B)—MSI或MMR檢測。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j.獲取幫助老年患者進行最佳評估和管理的工具,參見NCCN老年腫瘤指南。

k.通過MRI確定直腸位置,直腸位于骶骨岬到恥骨聯合上緣的虛線下方。

l. T1-2,N0 的診斷應建立在直腸腔內超聲或MRI的基礎上。

m.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陰性:距離直腸腸系膜筋膜和肛提肌均大于1mm,且未侵入括約肌間平面。

n.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陽性:距離直腸系膜筋膜小于 1mm;或,對于下三分之一直腸癌,距離肛提肌小于 1mm;或,對于肛管疾病,侵及或超過括約肌間平面。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o. 高風險特征包括切緣陽性、淋巴脈管浸潤、分化差的腫瘤,或sm3 侵犯(侵犯到黏膜下層的下三分之一)。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q. 參見“輔助治療原則”(REC-D)。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s. pT3N0 的直腸癌,如果腫瘤分化良好或中等程度分化且侵犯直腸系膜小于 2mm,且不侵及血管和淋巴,而且位于上段直腸時,經腹切除后可以考慮觀察。

t. 尚未證實年齡≥70 歲的患者能否從 5-Fu/亞葉酸鈣中加入奧沙利鉑的治療獲益。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q. 參見“輔助治療原則”(REC-D)。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s. pT3N0 的直腸癌,如果腫瘤分化良好或中等程度分化且侵犯直腸系膜小于 2mm,且不侵及血管和淋巴,而且位于上段直腸時,經腹切除后可以考慮觀察。

t. 尚未證實年齡≥70 歲的患者能否從 5-Fu/亞葉酸鈣中加入奧沙利鉑的治療獲益。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m.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陰性:距離直腸腸系膜筋膜和肛提肌均大于1mm,且未侵入括約肌間平面。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q. 參見“輔助治療原則”(REC-D)。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u. 對短程放療應當多角度評估,包括對于降期需求的討論以及長期毒性的可能。

v. 如果病人接受了短程放療,手術應該在一周內進行或推遲 6-8 周。

w. 對于已經臨床上獲得完全緩解的病人,直腸指檢,直腸 MRI,以及直接的內鏡評估都無殘余疾病的證據,可以考慮進行“等待和觀察”——是一種在有經驗的 多學科中心進行的一種非手術(化療和/或放療)的管理方法。這種方式相對于標準手術切除,局部或全身治療失敗的風險升高程度還沒有被完全的證實。醫生 應該與病人仔細討論其風險承受能力后再做出行非手術處理的決定。

x. FOLFOXIRI 在此不做推薦。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n.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陽性:距離直腸系膜筋膜小于 1mm;或,對于下三分之一直腸癌,距離肛提肌小于 1mm;或,對于肛管疾病,侵及或超過括約肌間平面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q. 參見“輔助治療原則”(REC-D)。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u. 對短程放療應當多角度評估,包括對于降期需求的討論以及長期毒性的可能。

w. 對于已經臨床上獲得完全緩解的病人,直腸指檢,直腸 MRI,以及直接的內鏡評估都無殘余疾病的證據,可以考慮進行“等待和觀察”——是一種在有經驗的 多學科中心進行的一種非手術(化療和/或放療)的管理方法。這種方式相對于標準手術切除,局部或全身治療失敗的風險升高程度還沒有被完全的證實。醫生 應該與病人仔細討論其風險承受能力后再做出行非手術處理的決定。

x. FOLFOXIRI 在此不做推薦。

y. 部分病人可以考慮進行術中放療(IORT),參見“放療原則 ”( REC-E)。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z. 參見“病理檢查原則” (REC-B,5/6)—KRAS、NRAS和BRAF突變檢測以及MSI或MMR的檢測。

aa. 如果已知存在RAS/RAF 突變,可以不做HER2 檢測。NGS 有能力分辨出少見的突變和融合基因。

bb. 只有當存在即將出現梗阻,明顯出血,穿孔或其它顯著的腫瘤相關癥狀時,才考慮切除。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m.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陰性:距離直腸腸系膜筋膜和肛提肌均大于1mm,且未侵入括約肌間平面。

n. CRM通過測量腫瘤到直腸系膜筋膜的最近距離決定。CRM陽性:距離直腸系膜筋膜小于 1mm;或,對于下三分之一直腸癌,距離肛提肌小于 1mm;或,對于肛管疾病,侵及或超過括約肌間平面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u. 對短程放療應當多角度評估,包括對于降期需求的討論以及長期毒性的可能。

v. 如果病人接受了短程放療,手術應該在一周內進行或推遲 6-8 周。

cc. 如果病變阻塞,考慮改道術或切除(見REC-10)。

dd. 有關可用的治療方案的數據有限。

ee. 手術切除優先于局部消融術(例如:影像學介導的消融或 SBRT),然而對于肺部和肝臟的寡轉移灶,可以考慮使用這些技術(REC-C和REC-E)。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u. 對短程放療應當多角度評估,包括對于降期需求的討論以及長期毒性的可能。

v. 如果病人接受了短程放療,手術應該在一周內進行或推遲 6-8 周。

z. 參見“病理檢查原則” (REC-B,5/6)—KRAS、NRAS和BRAF突變檢測以及MSI或MMR的檢測。

cc. 如果病變阻塞,考慮改道術或切除(見REC-10)。

ee. 手術切除優先于局部消融術(例如:影像學介導的消融或 SBRT),然而對于肺部和肝臟的寡轉移灶,可以考慮使用這些技術(REC-C和REC-E)。

ff. 在最后一劑貝伐單抗和擇期手術的時間至少應有6周的間隔,重新使用貝伐單抗應至少推遲至術后 6-8 周。發生心梗和其他動脈事件的風險升高,尤其對于大于 65 歲的患者來說。使用貝伐單抗也可能會影響到傷口的恢復。

gg. FDA批準的生物類似物是貝伐單抗的合適替代品。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bb. 只有當存在即將出現梗阻,明顯出血,穿孔或其它顯著的腫瘤相關癥狀時,才考慮切除。

a. 對所有結腸癌患者都應該詢問家族史。對于疑似Lynch綜合癥、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FAP)和輕表型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AFAP)的患者,請參見《NCCN遺傳/家族性高風險評估指南:結直腸》。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hh. 絨毛狀息肉,息肉>1cm,或者重度不典型增生。

ii. 參考文獻為:Kahi CJ, Boland CR, Dominitz JA, et al. Colonoscopy surveillance after colorectal cancer resection: Recommendations of the US Multi-Society Task Force on  Colorectal Cancer. Gastroenterology 2016;150:758-768.

jj. 如果患者是行孤立轉移灶切除術的潛在候選者。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i.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REC-C)。

p. 推注 5-Fu/亞葉酸鈣/放療是無法耐受卡培他濱或輸注 5-Fu 患者的一個選項。

r. 參見“放療原則”(REC-E)。

kk. 確定腫瘤的 RAS 和 BRAF 突變以及 HER2 的擴增情況(單獨檢測或者作為 NGS 中的一部分)。如果已知 RAS/RAF 突變,可以不做 HER2 檢測。( 見病理學評估原則REC-B 5/9)——KRAS,NRAS,BRAF 突變和 MSI/MMR 檢測)。NGS 有能力檢出少見且可干預的突變和融合基因。

ll. 應該由多學科團隊進行評估,包括外科專家對潛在可切除患者的評估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REC-A)。
ee. 手術切除優于局部消融術(例如,影像引導的消融或 SBRT)。然而,這些局部治療方法可以用于肝臟或肺臟的寡轉移病灶(具 體參見 REC-C 和 REC-E)
mm. 在手術和腫瘤內科治療均有經驗的機構,肝動脈灌注±全身 5-Fu/LV(2B類)也是一種選擇。

c. 參見“影像檢查原則” (REC-A)。

h. 參見“手術治療原則” (REC-C)。

z. 參見“病理檢查原則” (REC-B,5/6)—KRAS、NRAS和BRAF突變檢測以及MSI或MMR的檢測。

mm. 在手術和腫瘤內科治療均有經驗的機構,肝動脈灌注±全身 5-Fu/LV(2B類)也是一種選擇。

nn. FDA批準的生物類似物是貝伐單抗的合適替代品。

oo. 貝伐單抗是首選的抗血管生成藥物,基于毒性和/或費用考慮。

pp. 對于接受靶向治療的患者,患者發生感染的風險、監測和預防建議,見《NCCN 癌癥相關感染的預防和治療指南》 中的“INF-A”。

qq.  生物治療僅用于對轉化治療中反應良好患者的繼續治療。


本文作者

林彩俠

e藥安全創始人 主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