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灘TheBund / 待分類 / 她讓中國的首飾,從大涼山走到倫敦

分享

   

她讓中國的首飾,從大涼山走到倫敦

2021-03-01  外灘TheBu...
    她從涼山走到倫敦
    也讓彝族工匠打磨的首飾
    走到了英國高端電商和連卡佛的貨架上

    龍紅紫娓

    見到龍紅紫娓時,她裹了件黑色羽絨服,沒戴什么首飾。這樣簡單的姿態,讓人很難和她在國際時尚界受到的贊譽聯想在一起。

    這位留著利落短發,小個子的姑娘,帶著大涼山工匠們的手藝,一路走到了倫敦。

    她設計的那些充滿民族烙印又帶著現代美感的首飾,屢屢《Vogue》、《T Magazine》、《ELLE世界時裝之苑》大篇幅報道。

    有著“行業圣經”之稱的《Business of Fashion》,在討論中國設計時,更是多次對她進行介紹。


    《Vogue》介紹龍紅紫娓及其品牌

    她創立的配飾品牌 Soft Mountains 軟山,《Vogue》國際版評為中國七大新銳珠寶設計師品牌之一。


    2019 年 9 月倫敦時裝周期間,紫娓在倫敦雅山畫廊(Arthill Gallery)舉辦了展覽

    龍紅紫娓覺得,自己當初帶著彝族的首飾飛往倫敦,本來是一個偶然。


    但沒想到,行李箱中偶然帶去的配飾,卻讓她重新認識了傳統工藝的美,也幫她開啟了自己的國際時尚之路。


    01

    每一顆珠子

    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質感


     
    從一顆鏤空珠子入手,龍紅紫娓開啟了軟山的第一個系列。


    這款鏤空的珠子被她親切地稱為“小燈籠”。彝族諾蘇人創造出了這款獨特的珠子,寓意吉祥和祝福。

    在她母親出嫁時,就戴著外婆留給她的長長的串珠。鏤空的銀珠不僅輕盈適合佩戴,也因為復雜的工藝,擁有獨特的紋理和質感。


    鏤空銀珠一顆顆垂墜而下,有一種古典的韻律,層層柔和的弧線中,總重卻只有11.7克,輕靈優雅。
    但想要把這顆珠子,從傳統手帶入現代,卻并不容易。

    鏤空珠子的制作流程非常講究。

    單單一顆珠子,就要先將柔軟的白銀絲經過扭、編、掐等工藝,做成兩片花瓣狀的銀絲薄片,并且重復多次來保證它的韌性。


    制成的花瓣狀的薄片要放入牛角模子中捶打,制成用來組成珠子的鏤空半圓,再與不同形狀的銀絲部件接合,最后經過火燒,還原銀制珠子純凈的顏色。

    在手藝傳承的過程中,制作技術已經得到了改良。但工匠們用來定型的牛角模子,卻往往代代相傳。

    它也讓每一個師傅做的鏤空珠子,有著不同的個性和質感。

    軟山耳飾【Waterfall 瀑布】 由彝族工匠手工打造的純銀鏤空珠子所制

    從代代相傳的首飾中,紫娓發現了獨特的銀珠。

    而軟山的另一件作品,卻來源于彝族的夜觀星象的傳統。

    軟山耳飾【Star 流星】、【Naked Cloud 流云】

    閃耀的群星被簡化,小圓盤上豐富的層次仿佛深處的星光。

    十字在彝族文化中代表著星星,紫娓用這個元素,構成了軟山系列作品中的“Star 流星”、“Naked Cloud 流云”,與“Gemini 雙子星”耳飾。

    在不同的組合中,幸運星可以浪漫深邃的,也可以精致古典的。

    軟山耳飾【Gemini 雙子星】

    紫娓的作品總能化繁為簡。用簡約的幾何元素,融合傳統工藝中的精致繁復。

    在接受《Elle》的采訪時,她提到了自己偏愛的設計,是一款名為“Mercy”的身體鏈。

    由天然淡水小米粒珍珠制作的軟山【Mercy】身體鏈

    身體鏈在配飾中并不常見。而它的設計靈感,來源于彝族男性佩戴的“英雄帶”。

    但紫娓運用淡水小米粒珍珠,結合當下流行的身體鏈設計,讓它能夠貼合不同曲線的身體。
    軟山【Mercy】身體鏈的日常穿搭

    淡水珍珠不經打磨,保留著自然的真實美感。

    十分百搭的身體鏈,在優雅隨性中,展現靈動的女性氣質。

    軟山【Fireworks 花火】項鏈、【Melody 樂章】耳飾

    其實,不管是耳飾還是戒指,軟山的設計并不刻意區分性別。

    而是用設計,打造出一種頗具質感的剛柔并濟。
    軟山【Luna 圓月】戒指



    02

    帶去英國的彝族首飾

    是時尚的另一面


     
    2015年,是龍紅紫娓的人生開始轉變的一年。

    在這之前,她在西安外國語大學主修俄羅斯文學,做過樂隊主唱,當過報社副主編,在北京與云南之間輾轉。

    龍紅紫娓

    “我覺得我的人生是分裂的。”她這樣告訴我。

    在她家里,總是有很多規矩。在家要說彝語、不能蹺二郎腿、坐姿和穿著都要端正……而且和很多父母一樣,在她父親看來,只有公務員是正業。

    但她喜歡搖滾樂,喜歡樂隊里的穿著打扮,也愛看時尚雜志。雖然她不會裁剪,但她的媽媽卻是當地圈子里最會做衣服的人。

    和她一起工作的設計師提到自己在圣馬丁學習時,給做衣服的褶皺是最難的。但紫娓卻想起來,自己的媽媽在做傳統服裝時,經常自己做褶皺。

    采風時拍攝的彝族姑娘  ?meiwen

    串珠子、戴首飾、做衣服,這都是傳統彝族家庭,在日常生活中就要做的事情。

    在麗江生活時,紫娓的媽媽平時就會穿著民族服裝。搬到昆明后,她像以往穿著民族服裝去市場買菜。

    很多人都因為好奇盯著她看,總是受到別人的圍觀,久而久之,紫娓的媽媽也就不穿了以往的衣服了。

    可她也告訴我,自己的奶奶在八十多歲時,仍要每天起來穿上民族服裝,戴上耳環。

    對她而言,無論是服裝還是首飾,都是一種儀態。

    正在佩戴首飾的彝族婦人 ?meiwen

    2015年,紫娓決定辭職,獨自前往倫敦學習時尚。

    雖然在報社做到了副主編,但當別人告訴她“情商要高一點”,要更懂得人情世故時,她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

    “人的一生我覺得其實很短暫。”她說:“我還是想追求,想找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在收拾行李時,幾件彝族首飾被她放進了行李箱。

    當時只是出于偶然,但當她在國外佩戴時,和她一起學習時尚的同學們卻覺得這些來自民族傳統的飾物,真的很酷。

    戴著首飾的龍紅紫娓
    2017年,和從學校認識的搭檔一起,紫娓創立了自己的配飾品牌軟山,但卻并沒有急于推出自己的產品。

    在剛開始的這一年,她回到了涼山,大半年的時間,尋找繼承了傳統手藝的彝族工匠們。

    03

    傳承數代的工匠

    選擇去工地打工


     
    “親力親為,從不含糊。”一同工作的搭檔柏林這樣評價紫娓。

    從倫敦飛到成都,再從成都飛到涼山,2017年,既然要做源于傳統的配飾,她就決定先找到真正繼承了傳統手藝的工匠們。

    剛開始,她還不能分辨得出機器和手工的區別。但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見到的首飾越來越多,兩者間的差異,也越來越明顯。

    采風路上的龍紅紫娓

    當我問起紫娓,為什么要尋找工匠合作時,她說:“我不太喜歡假的東西。”

    有一些品牌打著傳統與民族的噱頭,但做出的產品卻只是一兩個元素的拼貼。被資本“洗劫”過后的民族文化反而會變得徒具形式更快走向瓦解。

    但當她真正深入大涼山的鄉、縣、村里時,才發現現彝族的一些手工技藝后繼無人。

    就算是當地人,也更愛買機器制作的廉價復制品。很多傳統服飾和首飾已經被“改良”,失去了原有的樣貌。

    前往大涼山采風時遇到的彝族姑娘 ?meiwen

    而傳承了幾代手藝的彝族工匠,卻因為需求太少,辛苦做出的首飾卻競爭不過機器,逐漸滯銷。

    紫娓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到大涼山和滬沽湖,尋找可以合作的工匠。

    在每年一到兩次的采風中,她認識了很多老手藝人,卻也聽到了太多心酸的故事。

    彝族姑娘的背影 ?meiwen

    有一次,她向麗江的親尋問刺繡做得好的繡娘。

    親戚告訴她,自己的鄰居就很擅長做刺繡。她從村里來麗江,為了讓孩子上學,來城里租房、陪孩子讀書。

    為了補貼家用,總能看她坐在路邊,埋頭做刺繡。

    但她的刺繡賣不了多少錢,沒受過多少教育的她,鋌而走險開始販賣鴉片。結果很快就被逮捕了,判了四年多。

    親戚對紫娓說,如果她沒進去,知道你找她做繡片,她估計開心壞了。


    “她真的做得特別好,人又勤快,好可惜啊。”

    彝族工匠制作銀飾

    尋找工匠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每年她都會前往大涼山采風。

    在一點一點的交流探尋中,逐漸積累了七八位與品牌合作的老手藝人。
    他們都是第五代、第六代,甚至第十代的傳人,有三四十年手工制作的經驗。

    “每個工匠他都有自己的性格脾氣。”紫娓告訴我。

    不僅脾氣不同,技藝也不同。不同的師傅都有各自的專長,有的擅長制作珠子,有的鉸鏈做得特別好。

    正在制作銀飾的大涼山工匠

    但即使是這樣,受制于軟山產量,這些她艱難尋找到的的工匠,也還在不斷流失。

    2020年,就有兩位師傅迫于生計選擇離開大涼山,去了山東的磚廠打工。

    其中一位師傅還很年輕,只有四十多歲,但他們一家子都是做銀飾的,他從小的時候開始,已經做了幾十年。

    紫娓是個很接地氣的人,師傅家里的孩子學習不好,也要讓她幫忙教育教育。

    可就算是這樣,家里的孩子要上學讀書,這位銀飾的師傅也只能放下拿了一輩子的工具,到磚廠做最基本的勞力。

    彝族工匠制作銀飾所用的器具,左側為牛角模具,很多都是代代相傳


    紫娓直接問自己的師傅,一個月需要多少錢,師傅說四五千、五六千就夠了。

    但是,軟山只做兩季,每季20多種單品,庫存很少。每款產品所用到的技藝是不同的,不同的工匠只能負責其中的一部分。
    僅憑現在的規模,她仍沒有辦法讓師傅只靠全職做配件,就能養活自己和家人。

    受制于產量和規模,這些千辛萬苦找到的師傅,往往因為孩子要上學、家里有人生病,就得放下多年的手藝技藝,到工地磚廠,打工養家。
    “只憑我們現在是無法維持他們的正常生活的……我覺得我們品牌要做的更大一點,規模更大,可以讓師傅說能夠靠他的手藝來養活自己。”她說。

    04

    “沒有人會為你的情懷買單”


     
    我曾問紫娓,做軟山是不是為了傳承彝族的文化。

    她卻很直接地說,并不是我熱愛什么事物,我就要去推廣它。

    “我不是做公益,也不是傳承文化,而是把這個東西做出來,如果有人感興趣,然后就可以慢慢去了解。”

    “沒有人會為你的情懷買單,商業社會是很殘酷的……如果你要讓它活下去,必須像流水一樣,進入現代人的生活。說。

    軟山【Blooming 綻放】耳飾、【Fireworks 花火】項鏈

    她相信的,是先做再說,用作品說話。

    2017年品牌剛起步那段時間,是她最艱難的時候。

    沒有人覺得民族文化可以成為時尚,在大多數親戚和朋友的眼里,少數民族的設計僅僅是粗糙的旅游紀念品。

    她也有過迷茫的時候:“有一天我和我的朋友說,我是不是要去找一份工作了。因為我當時全身心地在做。但很多人給我的建議是聰明一點,直接找份工作兼顧自己……但當時我是想破釜沉舟,不要給自己退路。

    《Business of Fashion》在報道中兩次提到軟山

    她最終沒有去找工作。“雖然也會有很down的時候,但是第二天我還是會起來,開始做這個事情。”

    而讓她終于覺得軟山這個品牌可以做下去的,是一封深夜的郵件。

    2019年,她收到了一封來自英國知名電商Net-a-Porter的郵件。

    她回憶道:當時我收到郵件的時候就想,不會是假的吧?那時候,我們的粉絲只有一兩百人,但是它說很喜歡我們的品牌,選了我們的產品。全球的品牌都想跟他們合作,被行業老大認同了,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
    Net-a-Porter網站上軟山的產品頁面

    繼和Net-a-Porter合作后,軟山還與連卡佛達成了合作協議。

    大涼山里彝族工匠的手藝,正經由他們走向世界各地的買手店。

    在今年春天的新系列中,紫娓正打算擴展自己的產品線。

    她一直有著更廣闊的視角:“不能局限于說我是彝族,我就只做彝族的東西。有更多的可以去挖掘,不完全局限在這里。”

    紫娓在倫敦雅山畫廊舉辦的展覽「我們」,新系列為西方的觀眾呈現了彝族文化和歷史。

    在《T Magazine》的采訪中她堅持說:“我不希望消費者是為了支持我們而購買產品,我希望的是他們真正愛上我們的設計,再通過產品了解品牌文化。”

    但也有些沒見過面的彝族年輕人,會發私信和她說,因為軟山,他們才學會了珍視本民族的美。
    我發現,軟山的作品總是以自然命名:深海、瀑布、太陽、雨滴、流云……

    小時候的紫娓喜歡坐在院子里,看對面滿眼的群山:“我可以整天都看山,經常在山間玩耍。

    在采訪的過程中,紫娓也和我提到了山:”2017年那時我在采風, 我就顛簸在卡車上, 起起伏伏的山里。”


    “以前我們是在山里的,所以我們 soft mountains 其實就是山。

    她說:我們其實是和大自然有很緊密的聯系的。時尚圈是全球第二大污染行業, 其中很大的一個點就是你的過度生產。所以我在做一個東西的時候,我希望這個東西能講一個故事,它是一種傳達,有一種意義所在。

    對她來說,軟山就是一種剛柔并濟,在柔軟與堅強中,尋找自己的故事和意義。

     
    文、編輯/yinan
    資料來源:《T Magazine》,《Business of Fashion》,《Elle》,Craft China《Daughters of the Moon》,softmountains公眾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