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紅孔雀 / 情感 / 父親住院讓女兒出錢,女婿:財產留給兒子...

分享

   

父親住院讓女兒出錢,女婿:財產留給兒子,憑什么跟我老婆要錢?

2021-03-18  琉璃紅孔雀

    原生家庭是無法選擇和改變的,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不平凡,還有些人,從小就要承擔本不屬于自己的責任。

    雖然時代在進步,可還是有很多重男輕女的父母,他們不在乎女兒能不能幸福,只求兒子能出人頭地,兒子在,血脈傳承就在,養老的依靠就在。所以他們會想方設法地讓女兒為娘家付出,只求兒子能過得更瀟灑。

    生在這樣的家庭,女兒們是無力爭辯的,背后更是空無一人,只能假裝堅強。娘家不再是自己的娘家,而是弟弟的靠山,她們再也回不去了,來看看網友“紙燈籠”的心酸經歷。

    都說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兒子有多幸福,女兒就有多難過,很不幸,我就是那個難過的女兒。無論我怎樣努力,都換不來父母的關注,不管我怎樣支撐,也擺脫不了父母的索取。

    每個孩子的出生都承載了父母的期待,然而我的到來著實給一家人潑了冷水,為了寄托希望,在給我取名的時候,特意加了一個“男”字,寓意很直白,背后的考慮更顯而易見。

    還記得剛上學那會,因為名字我沒少被同學們取笑,回家跟父母慪氣,母親做出了解釋,“雖然你是個女孩,但爸爸媽媽希望你不比男孩差。”

    當時我信以為真了,直到弟弟的出生我才明白,母親是打心底對“我是女孩”這個事實不滿意的。據外婆說,母親生弟弟的時候,父親一直在走廊上晃來晃去,嘴里嘀咕著一定要生個兒子,直到弟弟被抱出來,父親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從那以后,父母三句話離不開弟弟,我只有被忽略的份。表面上我體諒他們,其實心里一直糾結和不理解:都是親生的,為什么會偏心?

    實不相瞞,家里是不同意我讀大學的,母親認為:女孩早晚要嫁人,用不著讀那么多書,父親更干脆,就兩個字:沒錢。到頭來,大學期間的學費都是外公外婆出的,生活費和各項雜費都是靠獎學金和打零工來的。

    本以為工作了,就能讓父母另眼相看,結果卻被母親往“扶弟”的方向上引。我氣不過,可又狠不下心跟原生家庭劃清界限,大多數時候,都處于被動妥協,直到結婚之后才有所好轉。

    我和老公相識于一場聚會,他的家庭條件沒比我好多少,兩個人的收入也在同一水平線,重要的是,他能理解我,給了我對愛情的向往,一來二去,我們談起了戀愛。

    老公家在外地,公婆早些年給他首付了一套房子,一直盼著他能回老家工作,然后結婚生子。交往了一年多,我答應了老公的求婚。

    他向我坦白,在這座城市安家,短時間內還不具備買房的能力,如果跟他回去,婚房他負責裝修,還會加上我的名字,不用我出一分錢,只不過工作就要重新開始了。

    老公實實在在地分析了眼下的情況,而且拿出了足夠的誠意,讓我不由得感覺踏實,不像有的男生,為了盡快確認關系,進一步發展,滿嘴跑火車,甚至胡言巧語,承諾很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說實話,我不在乎老公能不能買得起房子,只要我愿意,租房都行。母親得知我找了一個小城市的男人要結婚,心里一百個不愿意,見說不動我,就開始變本加厲地索取。

    為了擺脫原生家庭,我跟著老公回了老家,在公婆的張羅下,順利地結了婚,住進了新房。本以為遠嫁就能逃離父母的掌控,結果還是不得消停。

    弟弟有老公的電話,每次缺錢的時候,都會想起他這個姐夫,好幾次被我逮了個正著,“姐夫,錢不夠花了,你先給我轉三千,我媽說家里揭不開鍋了,讓我找你要。

    我正要搶過老公的手機拒絕弟弟的時候,屏幕上彈出了母親的來電,說手頭緊,讓他幫襯一下小舅子,這份恩情她會記在心里。

    老公心善,知道母親心疼弟弟,幾句軟話說下來,他就答應了,氣得我直跺腳。后來又經歷了幾件事,他才被折服了。

    從懷孕到兒子出生,父母沒表示過一點心意,更別說露面了。弟弟更是假裝不知道,可是到了他結婚,當了爸爸的時候,母親卻要求我們給弟弟奉上兩萬塊紅包,而且態度不容推辭,好像我欠弟弟似的。

    老公看我哭得稀里嘩啦,很是心疼,不敢想象會有這樣的親生父母。作為女婿,他又不好直接出頭,只得盡可能給我安慰。

    去年冬天,父親不慎摔了一跤,撐地的時候把手腕摔壞了,打了鋼釘。人老了,經這么一下子,沒半個月出不了院,我只得請假,大老遠地跑回去照顧。

    他們有存款又有退休金,就算貼補弟弟,也不至于太困難,但母親還是想讓我出這筆錢,“閨女,家里的房子過戶到你弟弟名下了,我倆那點存款也給了你弟弟,他剛結婚,不方便讓他出錢,還得指望你。”

    好處給了兒子,有困難想到女兒,這是什么道理?我沒好氣地問她想要多少,母親張口就開:八萬。

    我急了,住院的費用全算下來,都不超過五萬,跟我要八萬顯然是事先盤算好了。正在我們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老公及時趕到了,他猜到父親住院,母親肯定是要拿捏我一下的。

    平時悶不吭聲的老公,當場就發了狠,“你們把財產都留給了兒子,憑什么跟我老婆要錢?以前我不計較,不代表我心里沒數,但現在我跟你們把話說清楚,如果再讓我老婆不開心,我肯定讓你們過不舒坦。

    老公的這番話把父母鎮住了,加上引來了其他人的目光,母親心虛,沒再搭話,直到父親出院也沒再提過錢的事。

    寫完“紙燈籠”的故事,讓我想起了之前看到過的一句話:年輕時,把財產留給了兒子,年邁時,把養老留給了女兒。

    在這些“蘇大強”式的父母眼中,生女兒是虧本的,早晚要離開自己,兒子就不一樣了,既能添人進口,又能給自己養老。所以到頭來,女兒受累,不見得討好,兒子被捧在手心里,坐享其成。

    其實每個人對重男輕女的解讀都不一樣,但無論是懈怠還是抱怨,都無法從本質上解決問題。

    《原生家庭》一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當你結束了舊的家庭模式,跳出循環的時候,就是為你的孩子和后代,送上了一份彌足珍貴的禮物,這是在重塑未來。”

    在我看來,一方面要從內心接納自己,讓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從自己這里止步,另一方面,要樂觀進取,既然改變不了,就盡可能保持距離,選擇不了起點,至少可以決定自己的人生,你說呢?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