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清明,巨星隕落!今天的頭條只為他們!

分享

   

清明,巨星隕落!今天的頭條只為他們!

2021-04-03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內容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系后臺授權


    清明時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欲斷魂。

    這是奠念的時節,

    今天,

    我想緬懷一些特殊的人,

    他們為一大事來,成一大事去,

    他們沒有上過幾次熱搜,

    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

    但他們,

    是我們今天山河無恙的大功臣,

    是最最值得我們所有人銘記的,

    大國巨星!

    1.

    他譽滿全球,

    是罕見的國際六院院士:

    中國工程院院士,

    俄羅斯科學院外籍院士,

    俄羅斯人文科學院籍院

    烏克蘭國家科學院籍院

    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

    世界生產率科學院院士。

    當年,

    作為新中國選派的第一批留蘇學生,

    他親耳聆聽了,

    毛主席“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的講話,

    從那時起,

    經邦濟世,強國富民,

    成為他一生所向。

    我國經濟領域超級工程:

    三峽水壩、南水北調,

    背后不為人知的智囊高參,就是他。

    當初圍繞三峽工程要不要上馬,

    掀起了一場爭論。

    他身為三峽論證綜合經濟組副組長,

    五下三峽,走遍庫區每一寸土地。

    最后他將結論歸納為一句話:

    “三峽工程有利有弊,

    根據綜合經濟分析,建比不建好;

    早建比晚建有利。”

    因他的報告,

    一項世紀超級工程的命運最終被決定。

    而對于三峽工程的“身價”,

    當時有五花八門的各種估算,

    從幾百億甚至到4000多億元。

    他“神預測”1800多億,

    20多年后,

    三峽實際投資接近1900億,

    和他最初的計算數據基本吻合!

    南水北調,也是他作為負責人,

    進行經濟計算和評估;

    尤其是21世紀初,

    發達國家還沒有磁懸浮高鐵時,

    他作出了,

    中國要開始應用這項技術的報告,

    并提出“三步走戰略”,

    中國高鐵,

    從此迎來磁懸浮時代!

    這位我國技術經濟,

    工程管理理論開拓者

    為他心中的“經濟強國夢”,

    奉獻了一輩子,

    2021年3月31日,他悄悄走了......

    京解之才,言文行遠,

    他是工程院院士,

    名叫:

    李京文

    2.

    他本出身書香門第,

    在《論語》《資治通鑒》等經史中長大,

    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

    會在化學界獨樹一幟。

    1941年,因為父親不讓在敵占區就讀,

    他只能在家自學。

    抗日戰勝利后,

    他竟考上了清華大學化學系!

    新中國成立后,

    血吸蟲病成為威脅國人健康,

    傳播范圍廣的“瘟神”。

    當時有一種特效藥叫吐酒石,

    但這藥有個致命缺點,

    使用時經常由于含有重金屬成分,

    致人中毒死亡。

    于是,

    年輕的他加入了新藥研發中,

    最終,

    團隊研發出全新的重金屬解毒藥物。

    1992年,

    某校有人為泄私憤投毒砒霜,

    導致學校700多人中毒,

    該藥物及時進行搶救,

    沒人死亡,更沒人留下任何后遺癥。

    該藥還被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批準,

    作為小兒鉛中毒治療藥物,

    第一個被國外公司仿制的中國新藥。

    曾在我國研發兩彈過程中,

    核輻射是損害工作人員的最大危險,

    鄧稼先就是因為核輻射,

    早早離去.......

    而作為國內頂尖藥物研究員,

    他研發合成了,

    針對放射性核素的促排藥物,

    兩彈功臣們守護著全中國,

    而他默默守護著他們.......

    2013年,快90歲的他,

    還在參與新型抗腫瘤抑制劑研究,

    在瓶瓶罐罐中,

    他將救人這件事,做到了極致。

    2021年3月27日,他走了,

    他曾把家傳無價之寶:2035冊古書,

    全部無償捐給了蘇州圖書館。

    濟世天下,兩袖清風,

    他是中科院院士,

    名叫:

    謝毓元

    3.

    他和鄧稼先一起赴美學習,

    又一塊學成歸國,

    當游輪停在日本橫濱時意外突生,

    他們的房間,

    突然被美國情報局的人員搜查!

    行李、筆記本一件件都被翻出來,

    面對威逼利誘,

    他全都一一拒絕。

    經歷了兩個多月非法扣留,

    歷盡磨難的他終于回到了祖國,

    中國的科技星空,

    也因此閃爍起一顆新星的光芒!

    他一回國,

    就全身心投入到抗生素金霉素的研制中。

    彼時,金霉素生產屬于高新技術,

    幾乎被美國壟斷,

    我們要想得到這些藥物,

    免不得低聲下氣,

    可炎黃兒女,怎能永遠仰人鼻息?

    為國民生計,

    金霉素的研究迫在眉睫,

    但研究基礎極為薄弱,

    在無人可用的情況下,

    他扛下了研究金霉素的任務。

    直到1957年,

    他終于打破重重壁壘,

    國產金霉素問世!

    其發酵單位、產品質量,

    都接近世界先進水平,

    也使我國成為繼美國、

    英國、意大利后,

    全球第四個能夠量產金霉素的國家,

    徹底打破了美國對抗生素的壟斷!

    年過半百時,因國家需要,

    他“被迫改行”從事生物固氮研究,

    這方面他提出的理論,

    被國際譽為該領域最出色的成就。

    當年,他在美國的老師和同學,

    都有獲得諾貝爾獎,

    而學業十分優秀的他選擇回國,

    就此“錯過了”諾貝爾,

    曾有人問他是否遺憾,

    他卻毫不猶豫地回答:

    “讓科學在自己的國土上生根發芽,

    才是我之所求。”

    2021年3月26日,

    103歲高壽的他去了另一個世界。

    心之所善,九死不悔,

    他是中科院院士,

    名叫:

    沈善

    4.

    當年因毛澤東一句:

    “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他從蘇聯回國即“消失”:

    作為核心人員,
    他開始主持潛艇核動力裝置的論證,
    和主要設備的前期開發。
    1967年被正式任命為
    中國核潛艇工程第一任總工程師。

    他僅有的參考資料,
    是兩張模糊不清的外國核潛艇圖片,
    還有一個從美國商店,
    買回來的兒童核潛艇模型玩具。

    研發走的每一步都是十分艱難,

    一個螺絲釘,大家都要研究匹配半天。

    生活條件也苦到難以想象,

    他說:“那時候,交通不便,

    我們吃住都在工地上。

    環境嘛,陰暗潮濕、毒蛇蚊蟲肆虐,

    每天起來,渾身的包,

    抓破了就流膿......

    我們是吃著窩窩頭搞科研的,

    連窩窩頭都吃不上時,

    就挖野菜和白菜根吃,

    沒有電腦,僅有一臺手搖計算機,

    大家就拉計算尺、打算盤,

    那么多的數據都是靠這些工具,

    沒日沒夜地算出來的。”

    而就在核潛艇進行最后調試工作時,
    突如其來的劇烈胃疼,
    讓他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捂著肚子緩緩蹲下........
    醫生診斷為急性胃穿孔,
    這一次手術,
    他的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
    他才49歲,
    過度的操勞,消耗了他的健康。
    可他說:“我喜歡這個工作,
    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1970年底,

    我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

    在他的帶領下,

    中國僅用十三年,

    就走完了美蘇用二三十年,

    才走完的核潛艇研制之路,

    讓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驚!

    2021年3月22日,

    這位中國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

    在北京逝世。

    大國重器,拿命鑄之,

    他是工程院院士,

    名叫:

    彭士祿

    點擊下方圖片查看彭士祿的完整故事

    5.

    天上有顆星星是他的名字,

    人間有顆星星是他的追求。

    他是我國天文學研究泰斗,

    是最早從事研究類星體的學者。

    腳踏大地,仰望星空,

    在組建了中科大天體物理中心后,

    他將一輩子的心血,

    都傾注在教書育人上。

    甚至可以說是,

    全國開設天文學課程的,

    100多所學校的“一代宗師”。

    在這些高校,

    如果有該專業新生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么就會有人告訴他們:
    “你們的老師、

    你們老師的老師,一定是他的學生。”

    一輩子教人“看星星”,

    直到有一天,他也成了“星星”,

    2018年,

    國際一顆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令公桃李滿天下,

    何須堂前更種花。

    今天,他的學生,

    撐起了我國現代天文學的天空!

    2021年3月12日,

    這位天文泰斗在北京逝世,享年82歲。

    高山仰止,遺澤永在,

    他是中科院院士,

    名叫

    周又元

    6.

    他是我國核武數學中,

    最“隱秘”的人物。

    他和數學的不解之緣,

    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有一次父親出了一道,

    個位數相加的題,

    讓才兩歲多的他回答,

    因為得數要進位,

    他把一雙小手的指頭掰了又掰,

    總覺得十個指頭不夠用,

    著急地叫起來:“誰借我幾個指頭?”

    引得一家人哈哈大笑。

    步入中學,

    他的數學才華進一步展露,

    只有十來歲的他,

    竟然發現了平面幾何中的連環定理,

    并把其中最簡單的情形寫成文章,

    發表在《數學通報》上。

    高中畢業,

    哪怕旁人曾勸他“讀數學不好找工作,

    讀工科好找飯碗”,

    在那個生存是第一需求的動蕩年代里,

    他還是走進了同濟大學數學系課堂。

    為了這個國家, 

    他三次放棄,三次轉行。

    新中國成立后,

    他放棄了已有所成就的拓撲學,

    轉向對兩彈研發更有用的偏微分方程。

    1964年,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實驗成功,

    那時,歡呼雀躍的人們并不知道,

    4年前,

    是他離開了自己一手創辦的,

    中國偏微分方程研究與教學中心,

    走進了那個隱秘的院落,

    在草稿中度過無數日夜,

    為最后的爆炸試驗完成了“9次演算”。

    人們從來不知道,

    東方巨響震驚世界的背后,

    有他步履蹣跚的身影。

    改革開放,

    他第三次轉變研究方向:

    二階擬線性退化橢圓型方程

    數值模擬和流體力學

    鐵磁鏈方程組

    KdV型方程組.....

    這些晦澀深奧的名字,

    是他為我國實力薄弱的數學界,

    點亮的一盞盞明燈。

    2021年3月2日,

    他走完了自己98年人生。

    學生為他寫下這樣的詩句:

    學問何曾高閣中,

    為國執筆作長纓。

    功名向來身外事,

    死生一笑泯窮通。

    一生相許,矢志不渝,

    他是中科院院士,

    名叫:

    毓麟

    國有脊梁,熱血滿腔,

    這畢生拼搏,泣血奮斗,

    也許只因藏在心底的一句:

    我愛你,中國!

    醫學、天文學、經濟學、

    核潛艇、兩彈、抗生素.......

    這群當今時代真正愛國的英雄們,

    他們為祖國,

    付出了所能付出的全部,

    他們活著,用璀璨人生,

    開拓出中國科研事業的光芒萬丈,

    他們走了,

    留下這河山桃李遍野,旌旗獵獵!

    生命已落幕,英跡垂千古!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

    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2021年清明,

    緬懷,致敬這六位,

    剛剛離我們而去的大國院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