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這座清末才崛起的城市,卻是中國第八大古都

分享

   

這座清末才崛起的城市,卻是中國第八大古都

2021-04-08  最愛歷史...
    天地之中,黃河南岸,
    有一座千年古都。

    相傳,上古時期黃河泛濫,
    大禹在此治水。
    十三年間,三過家門而不入,耗盡心血,
    終成治水大業,還百姓平安。

    圖片

    圖片


    中國象棋里的那條“楚河漢界”,
    其原型即出自發生于此城的楚漢爭霸,
    這座城,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
    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這座城,就是鄭州。


    1.鄭州,并不靠火車

    今天的鄭州,
    是中國重要的鐵路交通樞紐。
    隴海、京廣“一橫一縱”交匯于此,
    人們在鄭州乘火車,
    可以直達中國任一省會城市。

    圖片
    可點擊放大觀看鐵路網

    鐵路的延伸,
    讓這座本來不靠海的內河城市,
    有了與世界無縫交流的機會。

    每天,一列列載滿電子配件、醫療器械、
    食品的火車從鄭州出發,
    沿著隴海線往西,
    經新疆阿拉山口、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直達德國漢堡,
    為鐵路沿線的人們,帶去時尚新鮮的玩意兒。

    可以說,中國的鐵路心臟就在鄭州,
    鄭州與鐵路密不可分。
    但所謂“火車拉來的城市”這一說法,
    對于古老的鄭州而言,其實并不準確。

    眾所周知,黃河流域是中原華夏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而身處“天地之中”的鄭州,
    更是黃河流域的核心之地。
    憑借著優越的自然條件,
    先民們一早便在此風水寶地中繁衍生息、安居樂業。

    據考古專家研究,
    鄭州地區也是現代東亞人最早活動的區域之一,
    早在數十萬年前便有人類活動蹤跡。
    那為何還會存在鄭州的歷史晚于開封、洛陽等古城的印象呢?



    這大概也源自于交通。
    畢竟在中國,“路通,則財通”。
    一座城市的發展,其實與時代所需的交通運輸息息相關。
    在鐵路出現之前,
    人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是水運。

    于是,歷史的選擇
    成就了全國最早的水運中心——洛陽,
    以及汴河之畔的開封。


    但在歷史上,
    水運地位不如洛陽、開封的鄭州,
    并沒有人們普遍印象中那么低調。
    這一點,可以從現在鄭州的大致方位中辨認出來。

    今天的鄭州,西靠中岳嵩山,
    東臨廣袤無垠的黃淮平原。
    在全市下轄的6區5市1縣中,
    自西向東分布著
    大大小小20多座山巒,丘陵、高山、平原、洼地,
    地形地貌相當豐富。



    金水河、熊耳河、賈魯河、伊洛河等
    橫穿市區蜿蜒而過,
    分別注入淮河與黃河,
    又使鄭州成為兩大水系交匯的城市。

    盡管每年雨季到來時,黃河水位上漲,
    從黃土高原裹挾至此的泥沙淤積,河床升高,
    會短暫形成舉世罕見的“地上河”奇觀。
    但不得不說,單從自然地理的角度上看,
    鄭州不輸開封、洛陽。



    于是,憑借以山為屏、以水為帶的優勢,
    鄭州開啟了源遠流長的輝煌文明。


    2.八大古都,誰與爭鋒

    2004年11月,
    經過全國各地專家學者的多番討論,
    最終決定將鄭州列為“中國八大古都”之一。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時至今日,鄭州被列入八大古都已17年,
    但網絡上的質疑之聲仍普遍存在。



    鄭州的歷史真的不夠長嗎?
    根據史料記載,
    黃帝生于軒轅丘,都于有熊國。
    在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中,
    關于有熊國的記載如下:
    “或言新鄭縣,故有熊之墟,黃帝之所都也。”
    文中所指的新鄭,即為今天鄭州市下轄的新鄭。

    據考古專家事后考證,
    在今天具茨山一帶,曾發現疑似黃帝的活動蹤跡。
    相傳為黃帝部落當年用于存糧的王倉、
    戰蚩尤的點將臺
    以及化干戈為玉帛的葬兵符處等歷史文化遺址
    皆在鄭州市內。



    盡管黃帝都新鄭,
    可被視之為中原華夏文明的起源,
    但首都的來源必是以國家為前提。
    因此,鄭州的古都起源,
    應在距今約3600年前的夏朝。

    或許是因中原文明起源的加持,
    夏朝初期的統治者才會如此認同今鄭州一帶,
    并將此地定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王朝的首腦所在。
    “禹都陽城”,成了當時鄭州地區響徹華夏的一個標志。

    圖片
    2015年鄭州東趙遺址報道。截圖自新華社報道

    從“禹都陽城”開始,
    鄭州進入一個古都營建的時代。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
    黃河流域代表著華夏文明的最高水平。
    因此,繼夏朝之后,為了提高商朝影響力,
    商王仲丁又將商朝統治核心由毫
    (遺址位于今天河南商丘)遷往隞。
    史載,“仲丁遷隞,邦國始寧。”
    而仲丁所遷隞都,
    其遺址據信為今日鄭州的商城遺址。



    然而,這次遷都并非長久之計。
    據史書記載,
    “自仲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
    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于是諸侯莫朝”。

    亂世中,王朝的正統難以得到確認。
    因此,商王朝的遷都計劃,被迫再度啟動。
    自仲丁以后,商代又經歷了四次遷都,
    而每次遷都意味著一場王族內斗。
    隨著遷都與王族內斗的并行,
    曾經強大的商王朝歷經了近600年的傳承,最終滅亡。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鄭州古都就此沒落。
    經歷商都時代的發展,
    隞的手工業、商業貿易等得到了較大的發展,
    儼然成為當時僅次于殷墟的東方重鎮。

    因此,在商亡于西周之后,
    周武王才會如此重視這一地區。
    在周武王的統治和推動下,
    他的弟弟管叔鮮獲封于此,建立管國。
    按周武王的戰略意圖,
    管叔到此的任務應為監視殷商遺民,維持社會穩定。



    然而,負責維穩的管叔
    最終卻辜負了周武王的一番所托。
    在周公攝政后,管叔帶頭造了反,
    管國也匆匆消失于歷史長河中。

    管國滅亡后,其境內領土一度收歸國有。
    直到西周末年,
    管國境內的領土才得已以“鄭”之名重新亮相。

    彼時,周宣王之弟姬友獲封鄭地。
    早期的鄭國國都位于今天的陜西境內,
    距離西周王都鎬(今陜西西安)非常近。
    但隨著西周晚期,周王室勢力衰微,
    再加上幽王昏庸無道,
    鄭國國君逐漸萌生出將國都東遷避禍的想法。



    為此,鄭桓公特地請教了掌管西周王室歷史的太史伯。
    得知鄭桓公有遷都的念頭,
    太史伯并沒有多說什么,
    僅告誡了鄭桓公需謹記“和實生物,同則不繼”的道理。
    承認矛盾的存在,
    并盡力化解矛盾才是諸侯國發展的關鍵。

    于是,有所頓悟的鄭國人從公元前772年開始,
    便陸續將宗廟、世族等向東轉移,
    以緩解因土地等自然因素導致的社會矛盾。

    在溱水、洧水交匯的地方,
    鄭國國君看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安詳之地。
    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一座新的都城被建立起來,
    而這座新建立起來的都城,
    即今天鄭州市內的鄭韓故城。

    圖片

    鄭韓古城遺址,作者:Zhangzhugang,協議:CC BY-SA 4.0


    如果說,太史伯的“無心”建議
    為鄭國乃至數千年后的鄭州提供了戰略性發展思想,
    那么,春秋時期,鄭國大夫子產的改革條陳,
    則成功塑造了鄭國人務實創新的性格,
    并將戰略化身現實,造福這片土地。

    公元前543年,子產接任鄭國國卿之位。
    面對此時鄭國內憂外患的局勢,
    手握大權的他,在鄭國推行了一系列改革。
    其中,影響最大的當屬“鑄刑書”。
    所謂“鑄刑書”,
    就是將鄭國法律條文通通刻于鼎上,向百姓公布,
    使鄭國的律令能夠在百姓的監督下執行,
    增加了一定的社會公平性,
    打破了過去“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的慣例,鄭國由此一度中興。

    圖片
    子產祠園。圖源:Google

    然子產的做法僅供鄭國興盛一時,
    在隨后的歷史洪流中,鄭又亡于戰國時期的韓。
    經過子產改革的鄭國,富甲天下。
    因此,韓國在吞并了鄭國后,
    不惜放棄沿用許久的國都,遷都新鄭。


    3.天地之中,富甲天下

    秦滅六國后,實行郡縣制,
    包括新鄭在內的鄭州地區由此進入了一個新篇章。
    彼時,鄭州地區的發展核心已轉至滎陽。
    地處四方交匯處的滎陽,水陸交通十分便利,
    因此,秦國將天下第一大糧倉——敖倉設于此處,
    方便中原漕糧運往四方,供帝國軍隊遠征使用。

    毫不夸張地說,此時的滎陽,
    算得上是秦國頭號軍事重鎮,
    堪稱得“滎陽者得天下”。
    故當秦國的暴政殃及全國時,
    農民出身的陳勝、吳廣也懂得先攻下滎陽,才有飯吃的道理。
    盡管陳勝、吳廣最終沒能按原計劃攻下滎陽,
    但推翻暴秦的起義,一發不可收拾。



    經過數年的戰爭,
    亭長出身的劉邦奪得了最終的勝利。
    在他建立的西漢帝國中,
    滎陽依舊是重中之重的帝國要塞。

    在當時,滎陽憑借先進的冶鐵工藝,
    贏得了“天下名都”的美譽。
    在滎陽以西約16公里的汜水鎮,
    還有著中國歷史上威名赫赫的虎牢關。

    除了楚漢爭霸,這里還包攬了多場影響歷史的重大戰役。
    銜黃河、嵩山優勢的虎牢關,
    正好卡在了洛陽東出中原的豫西要道上。
    因此,要想拿下洛陽,虎牢關大戰在所難免。



    為此,東漢末年的董卓、曹操、袁紹沒少出力,
    他們為后人帶來諸多歷史故事,
    也在歷史中推動著這座城市一步步前行。

    魏晉南北朝時期,由于中原戰亂頻發,
    身處中原腹地的鄭州亦未能幸免。
    在應付戰爭、疲于奔命的同時,
    人們也開始重新思考生與死的定義。
    于是,一座座蘊含著濃厚宗教色彩的佛寺、
    磚塔、石窟造像被批量建造了出來。


    進入唐代后,由于統治者源自北朝時期的門閥貴族,
    這種佛教文化也得到了較好的保存與延續。
    至今,在鄭州境內保存完好的唐塔有15座之多,
    數量堪為全國之冠。

    或許正因如此,武則天改制后,
    便摒棄了過往泰山封禪的先例,
    選擇在鄭州地區的中岳嵩山,舉行獨一無二的“封禪儀式”。

    圖片
    除此之外,作為中國歷史上封建時代的鼎盛時期,
    唐朝的詩文化享譽中外。
    詩文化的出現,也讓鄭州人牛了一把。

    據統計,在《唐詩三百首》中,
    有超過100首詩出自鄭州人之手。
    杜甫、白居易、李商隱、劉禹錫等詩人中的扛把子,
    都可以說是鄭州人。

    經過文化熏陶后的鄭州,從宋代開始,
    除了擔負拱衛北宋首都開封的任務外,
    便一頭扎入營造園林與教書育人的氛圍中去。



    在宋代文人的共同開發下,
    鄭州成為了當時宋王朝內最理想的安居之所。
    名家大儒比肩繼踵,紛至沓來。

    在宋代鄭州的仆射陂,
    被譽為宋詩開山祖師的梅堯臣
    留下了“秋雨生陂水,高風落廟梧。
    梅山為余訪,還有舊家無”的佳句。
    而宋代名相畢士安更是因鄭州文風漸好,
    而棄居千里之外的山西大同,改居于此。



    此時,不僅達官貴人熱衷于在此置業,
    就連北宋皇帝亦選擇在此興建了大型的帝陵群。
    宋代鄭州,成為四輔郡之一,
    號稱“西輔”,拱衛京畿。

    北宋之后,中國的經濟重心南移,
    鄭州不再具備往日緊鄰兩京的優勢,
    元、明兩朝曾經將其一部分劃歸開封府,
    但這并不妨礙鄭州人在往后的時光中,
    創造出領先世界的科技成果。



    古代的鄭州地區,位居天地之中,
    憑借中州強大的優勢,
    使四方來客,匯聚于此,
    成就一番事業。

    清朝至民國,鄭州多次被升為直隸州。
    清末,隨著盧漢鐵路(即京漢鐵路)的通車,
    鄭州在火車的隆隆聲中崛起為繁華的商埠。
    解放后,河南省省會從開封遷往鄭州。

    今天的大鄭州,雖已與過去的鄭州地區相去甚遠,
    但憑借著鐵路交通之便,
    依舊影響著中國大多數百姓的出行方式。


    4. 蓬勃之城:歷史與機遇并存

    時至今日,
    鄭州依舊是中國的十字路口。
    鐵路網的交匯,
    使得鄭州總有機會趕在時代的前沿,
    喝上頭啖湯。

    60多年前,
    當新中國開始大力發展棉紡織工業時,
    鄭州以“一年一個紡織廠”的驚人速度,
    一度成為中國六大紡織基地之一。



    為了大力發展棉紡織工業,
    十幾萬工人跟隨著火車,
    從天南地北趕來鄭州,投身建設事業。
    盡管最終他們各自的歸屬皆有不同,
    但他們從四面八方帶過來的文化,
    卻被深深地烙上了與鄭州相關的印記。



    這種標簽不僅體現在他們日益本土化的語言當中,
    也包含在這群時代的紡織工一日三餐之中。
    在河南,人們的飲食習慣一般以面食為主。
    一碗簡單的河南燴面僅需在筋道的寬面之上,
    搭配羊肉和棒骨即成。

    這群來自不同地方的新河南人玩出了不同的風格,
    據說,由于當時這批支援鄭州紡織工業建設的工人來自全國各地,
    因此,在飲食的口味融合上,
    棉紡織廠職工更是突發奇想,
    在傳統的燴面中,加入咖喱、芝麻等不同風味的食材,
    使原先如清湯寡水般的燴面,產生無限可能。

    與棉紡織工人樸實無華的悠閑生活反差巨大的,
    當屬當年鄭州經濟的又一支柱產業——肉聯廠。
    在那個豬肉統購統銷的年代,
    誰家要是有親戚在肉聯廠工作,必然是別人極力巴結的對象。
    因為,當年的肉聯廠掌管著全鄭州人吃肉的夢想。

    可是,當國家取消這一壟斷政策后,
    肉聯廠往日的風光便戛然而止了。
    1984年底,隨著國家減少統購統銷品類的采購,
    豬肉行業的壟斷局面也在鄭州被打破了。



    隨著豬肉的大量滯留,
    各地肉聯廠紛紛開始尋找新的銷路。
    在此期間,
    河南肉聯廠的高鳳來率先引進了火腿腸生產線,
    憑借火腿腸的方便、肉味濃等特點,
    河南地區的火腿腸迅速風靡全國。

    在這場大口吃肉的浪潮中,在上世紀90年代的中國,
    河南堪稱中國火腿腸之鄉。
    從河南肉聯廠轉型春都火腿腸開始,
    鄭州肉聯廠也開始生產鄭榮火腿腸;
    隨即,雙匯、雨潤、金鑼也悄然上市,
    在分割市場的同時,也探索著中國人吃肉的新模式。


    在人人追求減肥瘦身的今天,
    吃肉已經不是時代的最大盼望。
    但鄭州人追逐理想的腳步,似乎從未停歇。

    今天,在鄭州,世界上最重要的手機生產基地,
    每天都在對外招募新的普通流水線上職工。
    盡管他們大多生活在空間狹小、人口密度較大的城中村,
    但仍希望以自己的勤奮,彌補經濟上的空缺。

    載著“八大古都”榮耀的鄭州,
    也開始了它的續夢之旅。在鐵路之外,
    鄭州又積極打造了“網上絲綢之路”以及“空中絲綢之路”,
    盡力將鄭州拓寬至與世界同步。


    今天的鄭州,
    在中國眾多的省會城市中或許并不出彩。
    但悠久的歷史、綿長的文化
    以及憑借交通樞紐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必將使鄭州成為未來有志之士奮斗的熱土。

    這就是鄭州!
    一座充滿遠古人文氣息與現代發展希望的蓬勃之城!

    參考資料

    尤滋洲、李新建、沈喜順:《鄭州古今》,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

    張松林:《中國古都系列叢書:古都鄭州》,杭州出版社,2011

    鮑君惠:《宋代鄭州研究》,河南大學2011年碩士生畢業論文

    王振超:《鄭州古代園林研究》,天津大學2012年碩士生畢業論文

    紀錄片:發現鄭州·先秦篇

    紀錄片:四十城 四十年——鄭州,在路上

    紀錄片:城市24小時 鄭州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