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 待分類 / 我,23歲,被組織派去臥底選秀海選。

分享

   

我,23歲,被組織派去臥底選秀海選。

2021-04-15  城市畫報

    文章來源:城市畫報官方微信號:城市畫報(微信號:cityzine)

    不知道大家看到《青春有你》《創造營20xx》等選秀節目,是否會有一種想法:“給我一個機會,我也能上。”

    小黑屋編輯kelly內心深處也有一個“女團夢”。她手持鋼琴8級證書,唱歌KTV水準,業余時間以模特作為副業。作為一個(自認為)有趣有梗的人,她渴望成為第二個利老師。
     
    得知《創x營2022》會在廣州進行海選,她毫不猶豫提交了報名表,并順利通過進入了現場面試。以下是她現場體驗報告(以第一人稱敘述)。
     

    01
    沒有想法的人連報名表都填不滿
     
    打開報名鏈接,在“練習時長”欄里,我停頓了一下:企業晚會培訓舞蹈,算練習時長么?擅長外語語種一欄里,我思考片刻打出:CET-4。

    填到“身份證號”和“社交網絡賬號”時,我開始有點不安。我的微博會被多少個陌生人圍觀?如果我沒入選,他們是否白白掌握了我的信息?
     
    線上報名表中提到:需交90s舞蹈視頻、90s唱歌視頻(清唱)、30-90s的自我介紹視頻。此時距離線下面試已不到一周的時間。
     
    △網傳說這張報名表是假的,但我在現場拿到的表格的確和這個一樣。

    為了讓選角導演過目難忘,我決定以自身形象出發,迎合受眾心理,塑造“打工人”人設。舞蹈表演中,我選擇了創造營2020主題曲《你最最最重要》。

    經過了三天白天上班晚上跳舞的日子后,我明白了利式名言背后的深意:不等樹斷,我的腰可能會斷。

      △《創造營2020》主題曲。
    當日十一點,我抵達了練習生培訓中心。這時人還比較少,門口大約有15-20人。填寫紙質報名表沒多久后,我就被工作人員叫到候場室去等待。

    △我在培訓中心門口等候。

    “非公開海選"和傳統海選不同,環境相對封閉。被工作人員簡單錄像后,她發給我一張紙和一個別針,要求我寫上自己的名字別在腰間。
     
    △別上這張紙,才有“我在女團海選現場”的感覺。

    房間里有人有人在彈吉他,有人在練舞。坐我身邊的人正拿著腰間那張紙拍照。她叫Eleva,是一名在廣州某重點大學讀會計專業的學生,趁沒課的時候來參加海選。

    我喜歡張藝興,喜歡韓團,從小就喜歡舞蹈,喜歡文藝匯演時被聚光燈照耀的感覺。雖然我的父母認為我不可能成功,但我還想來這里試一試。
     
    △練舞房改造成的候場室

    我問她:“如果這次選秀不過呢?”她說:“那我有機會也要繼續嘗試下去。”在我看來,她還是太天真了。不知道落選了她會不會難過。

    △事后,她將這次經歷發到了小x書上。
     

    02
    場內:如菜市場西瓜一般被挑選

    在候場室等待約15分鐘后,工作人員叫了五個人進考場區。考場區由練舞房改造而成。等了五六分鐘后,選秀導演一手夾著幾張簡歷、一手握著電話坐在了評委席上。評委席后方是攝影師和錄像機,全程錄下選手們的表演過程。
     
    △選秀場內部全貌。

    我清了清嗓子:“老師好,我是xxx,今年23歲,目前在廣州工作,是一名編輯。我經常寫別人的生活,也想別人來寫一寫我的生活。”之后清唱了一小段《夏天的風》。
     
    唱完高音之后我喘不過氣,問導演:“可以了嗎?”導演抬頭看了我一眼,“你覺得可以就可以了。”

    依次做好自我介紹后,開始跳舞表演環節。期間導演只是抬了兩次頭。表演完之后就宣布可以結束了,“不好意思我太忙了,如果有消息會再通知大家”整個過程大約10分鐘,平均每人2分鐘的展示時間。

    只是,那種被審視、被挑選的感覺讓人很不好受,自己仿佛是菜場上的一只西瓜,努力突出自己最“甜”的一面,只為了等待顧客的挑選。

    △在排隊等候的選手們。
     

    03
    秀場觀察記:大家都很“神秘”
     
    比起選秀,這里更像一個party。有被保護的很好的藝人,有一邊保護藝人一邊在尋找發展對象的經紀人,更多的是還在上大學的“夢想家”們。大家都在互相打探交換信息。我也認識了幾個朋友。


    簽約藝人,沒節目就沒收入


    她身穿著寬松的橙色T恤和黑色運動褲。去年畢業于某知名音樂學院的她,因參加地方唱歌節目表現優異獲得簽約機會。

    她的簡歷和普通素人不同。除卻節目組規定填寫的那一頁,她還補充了3頁,4頁簡歷上詳細記載了她前22年的經歷,大到參加過哪些綜藝,小到“人生中發生過最奇葩的事”,最后一頁是她創作的rap歌詞。

     △事后,我翻看了小劉的綜藝現場。

    和我們料想的光鮮亮麗并不相同,她們無責任底薪,身上背負著業績壓力。如果沒有節目邀約,她們就得思考這個月怎么生活。所幸公司允許他們做兼職,比如在藝考機構做音樂老師。

    △在門外空地上練舞的選手。

    我看到了在候場區時一同等待的一個選手。此時,她被一男一女“夾”在中間,東張西望,還朝我眨了眨眼睛,笑著點了點頭。她是某公司的簽約藝人,經紀人向我介紹到“她已經參加過幾部網劇啦,這次來試試,不行就去北京再參加海選。

    △她的小x書里分享她身為演員的日常

    接著,經紀人問道:“你是做什么的?”我說我是來參加海選的。目前是自媒體編輯。他忽略了“編輯”二字:“你是自媒體?哪個平臺?方便加個微信嗎?把你的模卡發我看看。”

    △我發給他的模卡。

    要了我的微信后,他開始向我介紹他們的工作,除了招募演員外,他們還招募女團成員、模特等。業務廣泛,公司目前在廈門和北京都有分部。

    500人能拍到一個紅了就是獨家


    她們拿著佳能5D,喝著奶茶吃著蛋撻,偶爾舉起相機以極快的速度瞄準某個方向摁下快門。渾身散發出輕松又愉悅的局外人氣息。

    △站姐們看到種子選手開始追逐。

    她們本次來的目的是來為大家“押寶”(挖掘未來偶像),目前已經做了5年站姐,從追SNH48、踩點《創造101》、《青春有你2》現場追到如今的《創造營2022》海選。

     △站姐們的工具。

    她們經常近距離接觸女團偶像。“自己粉的偶像被曝戀情時居然穿著我送的衣服和鞋子,分別前還騙我說是工作人員來接她,那一刻我感受到粉絲和偶像的'友誼’并不牢固。”

    說起偶像塌房史,她們并沒有流露過多的傷心,反而還大方分享“如何識破偶像談戀愛”。“微博文案值得細品,比如文案后面的愛心顏色是戀愛對象的應援色。自拍的小細節也能透露一些,比如眼神比較甜蜜,或者背景后的圣誕球里折射出男人的背影等。”

    但她們還是十分享受跟進選秀的全過程。“'搞糊’是真的很快樂,尤其是從素人時期就開始跟拍。今天估計會有500人參加海選,如果能選到一個,被我們拍到了,我們的照片就是獨家發售,會有粉絲來高價收。

    提及今天沒有出現一些知名藝人,站姐說:“她們都是內部審核通過的,就是大廠的內推。通過公司篩選后直接上島。”

    以前的選秀以低起點、高參與度和強互動的特點吸引大家的注意,將海選納入了節目的一部分,“素人出頭”會更容易。現在的選秀節目提高了門檻,直接讓更有實力的選手參加,全民參與的概念被削弱。

     △2005年超級女聲海選現場。

    比起依靠選秀出名,現場更多的人只想消費這個話題。有人拍vlog,有人早早發了微博,更有人在豆瓣上實時更新,在這個人人都是自媒體的年代里,大家出名的方式多了很多,不一定要通過選秀。

    選秀結束后,我刷到了Eleva的小x書賬號,兩天之內有35w人閱讀了那篇筆記,目前她已經接到了幾個經紀公司的電話和若干廣告公司的合作。現場有人拍vlog、有人寫自述,都在社交平臺得到了不同的反響。

    被否認的滋味總是不太好受,而她很清楚自己是個普通人,卻愿意為了可能只有0.1%概率能實現的夢想一次又一次站到前面去。只是,“成名”和成為“合格的愛豆”并不是一回事。想要成為素人出身的idol,她還要走很長的路。

    當下,一個沒有背景、沒有資本支持的素人通過節目一夜成名、成為偶像的幾率已經越來越低,很可能無數次的被挑選、被否定、甚至被稱為“回鍋肉”之后仍一無所獲。明星夢,看似閃著光,實際代價卻是昂貴的。



    本文作者 kelly

    今日編輯 麥翠瑩



    更多信息及雜志購買請關注城市畫報官方微信號:城市畫報(微信號:cityzine)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