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3167a8id / 待分類 / 李清照 、朱淑真:一樣才女,兩樣芬芳

分享

   

李清照 、朱淑真:一樣才女,兩樣芬芳

2021-04-16  新用戶316...

    01

    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南宋著名詞人,被后世稱婉約派“一代詞宗”,有《漱玉詞》留世。

    朱淑真,號幽棲居士,南宋著名詞人,有(斷腸集)留世。

    然而兩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卻入不了晚清著名學者王國維先生的法眼,他在《人間詞話》里,縱論唐至明清代表詞人,卻只字不提兩位才女,除了他認為南宋詞不如北宋詞外,更重要原因是性別歧視,男尊女卑。

    無獨有偶,《唐詩三百首》中,唯一著名杜秋娘的《金縷衣》被排在最后。《宋詞三百首》中,流芳千古的李清照也被排在末位。

    男權主義者不推崇,不要緊,自有人慧眼識珠。

    晚清杰出女翻譯家薛紹徽在《黛韻樓文集》稱:趙宋詞女,李(清照)朱(淑真)名家。

    清許玉喙在(校補“斷腸詞”序)中:宋代閨秀,淑真、易安并稱雋才。

    李朱二人都出生在官宦人家,家庭環境優偓,受過良好教育,從少女時代就顯露出過人才華。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歸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一首《如夢令》,不事雕琢,富有自然之美,燦爛的晚霞,靜靜的湖面,荷葉碧綠,荷花粉面,一群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劃著蘭舟,你追我趕乘酒興而歸,劃到藕花深處,撲拉拉,一群水鳥從田田荷葉中翩翩飛出。李清照的少女時代就像這首詩,充滿了生機,愉快,豐富的色彩和樂趣。

    書窗即事》是朱淑真的一首寫春歸之景小詩。

    花落春無語,春歸鳥自啼。

    多情是蜂蝶,飛過粉墻西。

    春歸時節,蜂蝶飛舞,鳥鳴雀啼,充滿無限生機,令人歡悅,詩的行間里能感受到詩人對大自然無比熱愛和向往。

    兩人所處時代接近,氣質相似,文采相類,作品中都有女性特有的細膩與婉約,都熱愛大自然,都有純真的少女情懷。

    02

    婚后的李清照,與丈夫太學士趙明誠情投意合,伉儷情深,《一剪梅》寄寓著與丈夫不忍離別的一腔深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趙明誠外出作官,給兩人婚姻生活帶來缺憾,孤單中免不了相思,但這種相思是建立在美好的回憶之中。兩人都喜好讀書,飯后一起飲茶,常以比賽的方式決定飲茶先后,一人問某典故出自哪本書哪一卷第幾頁第幾行,對方答中先喝,由于贏者過份開心,將茶灑了,留下滿身余香。美滿的愛情,高雅的情趣,使“賭書潑茶”成為千古佳話。

    然而朱淑真就沒這種幸運,由父母作主,被迫嫁給一個庸俗的官吏,初為人婦,她存有幻想,希望丈夫心懷大志,多次寫詩勉勵,“莫璞莫辭雕作器,涓流終見積成淵”,“鴻鴿羽翼當養就,飛騰早晚看沖天”。她希望二人志趣互相趨同,無奈丈夫學識淺薄,不求上進,知音不遇,《愁懷》中,她發出質問。

    鷗鷺鴛鴦作一池,須知羽翼不相依。

    東君不與花為主,何以休生連理枝。

    羽翼不能相依,怎么能在一個池里生活!花神既然不能為花兒作主,還不如不要讓它生出連理枝來。

    詞人自比鴛鴦,不能相互唱酬,何以匹配!詩中表達出對丈夫的不滿,她追求心目中向往的伴侶。

    同是女人,所嫁非偶,會有截然不同的婚姻生活,李清照的相思是淡淡的憂傷,朱淑真的質問是對命運不公的吶喊。

    03

    靖康之變,汴京淪陷,宋高宗落荒而逃,為了保護丈夫的多年心血,李清照孤身一人帶著僅存的金石書畫南下,一路顛簸流離,她需要一個堅強的臂膀來靠一靠,就與張汝舟再婚。婚后才發現此人不是憐香惜玉,是奔金石而來,當她看清張的真實面目,結婚三個多月,便毅然決然提出離婚。那時離婚不像現在,換個證,蓋上章,一拍兩散。三綱五常只許男人休妻,女人要想分手,只能靠自己。李清照不顧一切,沖破枷鎖,從此一人寡居,孤獨終老。

    冷冷清清,尋尋覓覓,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它、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語,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聲聲慢》是李清照晚年經典之作,開篇連用七個疊詞,婉轉凄楚,絕無僅有,猶如一傷心到骨髓的人在低聲傾訴,三杯兩盞淡酒,豈能澆去亡國之恨,喪夫之哀,孀居之苦!

    朱淑真與丈夫志趣不同,丈夫不但不思進取,公務之余,流連秦樓楚館,有時竟然把青樓女子帶回家。二人感情破裂后,淑真回到娘家,長期獨處,過著寂寞凄苦的日子。

    獨行獨坐,獨唱獨酬還獨臥。

    佇立傷神,無奈輕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

    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減字木蘭花·春怨》

    一連五個獨字,寫盡詞人的孤獨和寂寞,本來已獨自傷神,初春的輕寒又撩撥出無奈的愁緒。這愁緒無人見,無人知,無人慰藉,無人能解脫,只好以淚洗面,因愁而病,因病而愁,面對寒夜孤燈,久久難寐。

    這愁字,與李清照晚年的愁何其相似!

    04

    兩位才女的晚景同樣孤獨,詞風卻各有千秋,李清照歷經大苦大悲,心系家國,豪邁大氣,一首《夏日絕句》,愧煞無數須眉。

    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慷慨激昂,擲地有聲,借古喻今,正氣凜然,鞭撻了南宋王朝茍且偷安的無恥行徑。

    朱淑真詩詞溫婉纏綿,一唱三嘆,回味悠長,雖沒有李詩豪邁大氣,但在一首《黃花》中卻多了一份弱女子的骨氣。

    土花能白又能紅,晚節猶能愛此工。

    寧可抱香枝頭老,不隨黃葉舞秋風。

    極為凄美,也無比傷感,她把自己比作一朵菊花,寧可在枝頭上枯萎,老去死去,也不愿像黃葉那樣,隨秋風漫天飛舞,最終落在地面化為塵埃。這是她對人生的深切感受,也是對愛情對人生的一種態度,此詩對后世頗有影響。

    一個豪氣,一個骨氣,都是才女的凜然正氣。

    05

    同樣是多情才女,詩詞風格和人生軌跡各有異同,其原因有多種因素,家庭影響尤為重要。李清照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作過太學博士,是“蘇門后四學士”之一,她有機會同當時著名文人接觸,可以看到更廣闊的天地,溫婉優雅中有大家風范。

    朱淑真父母識人不明,先是逼女兒嫁人,后將女兒心血染就的詩稿毀之一炬,如此父母對子女的影響可想而知。

    有人說,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此話不無道理,古今適用。不同的婚姻狀況,會有不同的生活經歷,從而導致不同的命運。李清照婚姻美滿,無論與丈夫短暫分離還是陰陽兩隔,都心有所屬,她協助丈夫完成《金石錄》,并在逃亡生涯中寫出具有文獻價值的《金石錄后序》,雖小女人,有大情懷。

    而朱淑真生活在深閨,很少與外面世界接觸,沒有李清照的閱歷,作品多是自然風光,清新秀麗;戀情相思,纏綿幽怨。她沒有美好的回憶,沒有“賭書潑茶”的樂趣,沒有《金石錄》陪伴,情感無處寄托,郁郁而終,同是孤獨天才,卻沒有李清照的光茫,朱淑真是封建婚姻的犧牲品。

    梅花凌霜傲雪,清逸優雅,卓然不群;菊花神韻清秀,隱逸脫俗,抱香而亡。李清照,朱淑真,就像這兩朵花,一樣才女,兩樣芬芳!

    -作者-
    李會,愛好文學,愛好詩詞,曾在紙質雜志發表過小說。

    遇見是緣,點贊點亮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