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愛米粒 / 待分類 / 被天價離婚撫養費拖垮,老戲骨羅伯特·...

分享

   

被天價離婚撫養費拖垮,老戲骨羅伯特·德尼羅狂拍戲只為賺錢?

2021-04-19  天使愛米粒

這兩天看到新聞,著名男演員羅伯特·德尼羅據說最近過得非常拮據,為了支付給他前妻Grace Hightower天價撫養費來過上奢華生活,手頭現金都快斷流了。

說這話的是他的律師Caroline Krauss,在上周五一場線上聽證會上在面對曼哈頓法官時,他描繪出一副老戲骨即將晚節不保的畫面,聽起來還蠻可怕:

“德尼羅先生已經77歲,雖然他非常熱愛表演,但他不該以如今這般驚人的速度繼續工作。他必須有戲就拍,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個小時,才能滿足Hightower女士對Stella McCartney(服裝奢侈品牌)的渴望,這一切什么時候才能停止呢?要是他哪天生病了,一切都完蛋了。”

七旬影帝為填補前妻物質欲兢兢業業不敢退休,是不是感覺蠻慘的?

女方律師也是有備而來:Grace Hightower的律師Kevin McDonough主張,自2018年申請離婚以來,德尼羅支付給Grace的撫養費金額就不斷在減少,已經從每月37.5萬美元降到了最近的每月10萬美元。

“德尼羅先生一邊想著強迫他的家人離開他們長期的住宅,另一邊對自己的消費揮金如土。”

說這話的時候雙方可是同時在線的,德尼羅是電話連線,Grace Hightower是視頻連線。

所以德尼羅爺爺到底是有錢還是沒錢?事情還要從頭說起。

羅伯特·德尼羅有兩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和和女演員前妻Diahnne Abbott的12年,兩人在1988年離婚。

以德尼羅夫人身份成名的Grace Hightower,本身是典型的憑婚姻跨越階級的故事。

根據資料介紹,Grace Hightower 來自密西西比,出身貧寒,從小靠打工養活自己和家人,因為喜歡旅行,她當過環球航空的空乘,先后在巴黎和倫敦定居,做過基金交易員和餐館服務員。

1987年,她在倫敦高檔中餐館Mr. Chow工作時,遇到了比自己年長12歲的德尼羅并開始與他約會,命運就此改變,在分分合合十年之后,兩人1997年結婚。

作為慈善家,在紐約社交圈,Grace Hightower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Grace是紐約婦女基金會和紐約公立學校基金的董事會成員,也是羅納德·佩雷爾曼婦女心臟健康咨詢委員會和國際婦女咖啡聯盟的成員,也多次受到機構表彰,包括紐約市美國癌癥協會。

2011年參加戛納電影節,Grace是老米公益項目Fashion For Relief 的嘉賓,和簡·方達一起走秀。

非洲裔的她于2013年創辦了咖啡品牌Grace Hightower & Coffees of Rwanda,旨在通過在國際上推廣盧旺達咖啡來改善當地人生活。

業余生活也蠻滋潤,甚至還客串當過演員和歌手,出演過2009年的這部我很喜歡的《Precious》,還擔任其中一曲原聲歌曲的主唱。

牛姐也客串了一個社工,幾乎素顏上鏡實在難得,大家還記得伐。

這樣勤力經營自己,受益也是不少,據報道Grace自己有1600萬美元身家。

德尼羅有6個孩子,和前妻Abbott育有長子Raphael,曾經是演員,現在是紐約房產經理,今年42歲。

同時他還領養了Abbott此前生下的女兒Drena De Niro,今年47歲。

和Grace的第一個孩子、1998年出生的Elliot是自閉癥患者。

除了上面三個孩子,他1995年生的雙胞胎兒子Julian 和Aaron(生母未知)、2011年出生的小女兒Helen都是代孕兒(媽媽是Grace)。

在和Grace長達21年的婚姻里,兩人也不是第一次鬧離婚。

才結婚2年,1999年他倆就鬧起了離婚,Grace指控德尼羅出軌并濫用藥物,德尼羅則稱Grace脾氣反復無常。

故事走向誰也沒想到,德尼羅在2003年罹患前列腺癌接受了手術和治療prostate cancer,或許是病痛讓他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2004年,兩人重讀結婚誓言,宣布復合。

但復合不是沒有條件的,兩人這一次就簽訂了婚前協議,也成為如今離婚官司爭論的焦點。

2018年11月, Page Six 率先報道兩人感情破裂的消息,一個月后德尼羅正式遞交離婚申請。

至于第二次的離婚原因,當時有小道消息稱是因為zz理念不同,Grace支持Trump,德尼羅么,大家懂得。德尼羅透過《人物》周刊發表聲明表示:“Grace和我育有兩個美麗的孩子,我們的關系正進入一個困難的、有建設性的過渡時期,作為一個好母親,我尊敬Grace,在接下來我們作為父母的伙伴角色的過程中,我希望所有人尊重我們的隱私。”

根據當年這份婚前協議,如果兩人日后離婚,德尼羅必須購買一套600萬美元的公寓,將曼哈頓價值2000萬美元公寓出售,收益對半分,另外再支付50萬美元的現金,每年再支付贍養費100萬美元。

這2000萬美元豪宅指的是兩人2014年搬進的中央公園西路15號,面積6000平方英尺,有五間臥室的公寓。

聽起來已經不少錢了,但Grace這邊認為,德尼羅應該拿出自己5億美元財產的一半,為此,她連發六張傳票,要求法官徹查德尼羅15年來的財務記錄。

Grace的律師曼特爾(Allan Mantel)對法官表示,自2004年以來,德尼羅通過參與35個商業投資和出演38部電影,賺入3億美元。

女方律師認為,德尼羅的商業投資,連鎖高檔餐廳Nobu的股份、翠貝卡燒烤店(Tribeca Grill)、擁有88個房間的格林威治酒店(Greenwich Hotel)和運河制片公司(Canal Productions)的股份——這些才是他5億美元身家中的大頭——Grace應該擁有它們的一半。

此外,德尼羅還在紐約的加德納Gardiner擁有一處32公頃(78英畝)的地產,在紐約翠貝卡、紐約州阿爾斯特縣的小鎮新帕爾茨(New Paltz)、長島的蒙托克等地也有房產。

被抽筋剝骨的感覺大概是不好受的,德尼羅2019年4月離開法庭時用兩份報紙遮住臉,有記者問“有什么想說的?”,德尼羅意味深長地笑著回答:“Yeah, 'Go f–k yourself’?”接著上車離開。

先有了前妻對自己財產窮追不舍的前情,才有了如今雙方指摘對方物欲澎湃的續集。

這一次,德尼羅的律師搬出疫情這張牌,Krauss告訴法官,Nobu和格林威治酒店因為疫情已經關閉了好幾個月,幾乎沒有收入,其中Nobu4月份虧損300萬美元、5月份虧損187萬美元,為此德尼羅不得不向商業伙伴借錢。

“對德尼羅來說,如果今年一切都開始好轉,他今年能賺750萬美元就算走運了。”

Grace的律師則指出,德尼羅過去數年不斷投錢用于重新裝修他位于蒙托克的豪宅,每周日去康涅狄格州吃早午餐時,都是租直升機前往,他飛到佛羅里達或其他地方看望他的朋友時,坐的也是私人飛機。

“即使花1500美元坐頭等艙,對德尼羅來說也不夠好——他寧可一周末花5萬美元租一架私人飛機。”

德尼羅律師接著點出,Grace的每個月信用卡賬單高達21.5萬美元,每個月現金開銷還要花16萬美元。

女方律師又曝光德尼羅2019年夏季在阿馬干西特Amagansett花了45萬美元租了一套房子,在感恩節度假時花了15萬美元,在2019年和2020年給成年子女的開銷是100萬美元,“這足以證明他并不貧窮”。

男方律師接著控訴Grace在精品商店里花了120萬美元:“她喜歡買Dolce and Gabbana、Stella McCartney、Etro 、Manolo Blahnik……這名單很長很長。”

珠寶也要買的,這三年就買了分別價值70萬美元和120萬美元的兩件首飾。

“這實在太夸張了,德尼羅明確告訴她不能這么花錢。

我自己查了一下,德尼羅2015年就曾被報道欠稅640萬美元,欠稅年份是2013年。《福布斯》當時報道,對于身家2億美元的德尼羅來說,這點錢應該不算啥,尤其是這次欠稅導致德尼羅的財產被征稅扣押(tax lien),他沒多久就補上了相關稅款、利息和罰款。

據《紐約每日新聞》的最新報道,德尼羅接下來兩部電影的收入將用于支付他1825萬美元的2018年至 2019年所得稅。

兩部電影就能賺這么多,說明德尼羅的片酬很高,他出演馬丁斯科塞斯《愛爾蘭人》的片酬給的是友情價,500萬美元。

自己賺得并不少,那前妻花得是否太多呢?

但凡是看過歐美的頂級富豪真人秀,遠到《比弗利嬌妻》近到《璀璨帝國》,大概都能窺探到一丟點頂層階層揮金如土的生活,欲望是沒有止境的,永遠有你買不起的“好東西”。

雙方凡爾賽式的爭執連法官都看不下去,曼哈頓最高法院法官Matthew Cooper 這樣說:“雙方列出的消費對世界上99.9999%的人來說都是非同尋常、難以想象的。我希望這倆人能快點離婚,不論是Hightower女士還是德尼羅先生,他們都比這個星球上的其他任何人都富有。”

從未被巨額財富擊中的我,很難臆想出那紙醉金迷生活,只是感慨:還是夫妻時,你的就是我的,一拍兩散以后,算得明明白白。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但男人薄情起來你一分錢也別想動。這不,德尼羅就想用賣慘保住自己的大部分財產。

該爭取的還得爭取,但想想也挺沒勁的,是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